弘一法师到底有多厉害? – 上官小酒

2019年9月14日18:56:44来源:十点读书 3 154
摘要

再幼小的生命都需给予尊重,再卑微的职业都有它的价值,每个人都喜欢别人尊重自己,其实,想要被尊重,先要从尊重自己开始。

十点读书 第1233期 2019-07-18 创建
介绍: 深夜十点,陪你读书。

一首歌唱哭朴树,张爱玲为之折服,弘一法师到底有多厉害?

文 | 上官小酒· 主播 | 应犹

十点读书邀约作者

那年44岁的朴树在录音室里,唱到了《送别》里的那句“情千缕,酒一杯,声声离笛催”,蓦然哽咽泣不成声,彼时,距离这首歌曲的问世,已过去了一个多世纪。

那年冬天,大雪纷飞,李叔同在雪里站了很久很久,依然忘不了挚友离别时说的那句话:“叔同兄,我家破产了,咱们后会有期。”回来后,李叔同写下了这首经典而悲伤的《送别》。

有人说,人这一辈子,最怕突然听懂一首歌。

而李叔同的一生,又何曾不是在一场场送别中走过,他前半生名士,是"二十文章惊海内"的通才大师,后半生告别绚烂归于平静,出家为僧,法号弘一。

他有过许许多多的身份,但无论为师还是为僧,都是生活里的一种修行方式,他只是做起来比旁人更认真,活得更通透。其实,他对待人生的智慧从未变过,都藏在了弘一法师的那八个字里。

惜福

1880年,天津河东有一个地藏庵,庵前有一户宅子,那是当地声名显赫的李家,它的主人叫李世珍,曾官至吏部主事,后来辞官从商,于年近六十八岁的时候,家里的侍妾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叔同。

在李家那座四进四出的大宅里,贴着一幅对联,那会小叔同才会说话,哥哥便时常站在大厅的抱柱前,教他念上面的字:“惜食,惜衣,非为惜财缘惜福”。

等小叔同念熟了,临到吃饭的时候,桌上的一粒米也不敢随意糟蹋掉,穿衣时,也会常常听见母亲的教导,要小心仔细不要把衣服弄脏了。

等到开始学习练字,小叔同便拿整张的纸瞎写,母亲看到后,正颜厉色道:“孩子!你要知道,你父亲在世时,莫说这样大的整张纸不肯糟蹋,就连寸把长的纸条,也不肯随便丢掉哩!”

而父亲因病去世那年,李叔同还不到五岁。

那时的李家到底有多少财富,小叔同还尚不知晓,他甚至对物质没有任何概念,但他已经懵懵懂懂地从父母和兄长的身上记住了:惜福,就是珍惜眼前所有,而不是随意弃之。

《周易》中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惜福之家,亦是如此。

懂得惜福的父母,他们的孩子也必定向善,因为最高级的家教,是物质之外的精神影响,为人处世里正确的人生观,才是一个家族最宝贵的遗产。

乐趣

十八岁那年,李叔同与茶商之女俞氏结为夫妻,哥哥李文熙作贺礼的三十万元,便被他拿去买了心心念念的钢琴,也是从这时起,李叔同开始了他的音乐之旅。

那会上海城南还有一个文会,叫“城南文社”,每月都会举办文学比试,李叔同也跟着投了三次稿,没想次次都夺得了第一,并因此结交到了许幻园,俩人与其他三位好友号称“天涯五友”,还一起成立了“上海书画公会”。

当时年少春衫薄,老时候的贵家子弟们,谁也没有想过,纵使百万家业也会在动荡的时代中一夕全无,让李叔同更没有想到的是,他最终会以一首《送别》,永远怀念青年时的幻园。

弘一法师到底有多厉害? - 上官小酒
00:00/00:00

不久后,书画公会解散,李叔同相继经历了长子的夭折,母亲的离世,难以排解的不幸使他独自前往到日本求学,并就读于日本当时美术界的最高学府——上野美术学院,师从最有名的画家之一——黑田清辉。

除了绘画,李叔同还努力学习音乐和作曲,那时的他真正沉浸于艺术的世界,内心所有不安的情绪与忧思,都在无尽的温柔中得到了化解。

有人说我在出家前是书法家、画家、音乐家、诗人、戏剧家等,出家后这些造诣更深。其实不是这样的,所有这一切都是我的人生兴趣而已。

我认为一个人在他有生之年应多学点东西,不见得样样精通,如果能做到博学多闻就好了,也不枉屈自己这一生一世。

孔子曾说:“君子不器”。

它是指不将自己比作器具,只有一种用途,就好像人只知求一门手艺发财,而不懂得为自己寻找生活之道。其实这个“道”,便是人生乐趣,它无意功利,但能让你乐于此时,而不困于苦境。

认真

1914年,十六岁的丰子恺入读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此前从未想过专攻绘画与音乐的他,最喜欢的是数理化,直到他遇见了老师李叔同。

上课铃响,当学生们以为先生会迟到而随意散漫地走进教室时,李叔同已经端坐在讲台上,他总是先深鞠一躬,这节课便才开始。

遇到学生上音乐课看旁的书,他也不立刻责备,等到下课后,用很轻而严肃的声音说道:“某某等一等出去。”

于是这位某某同学站着等其他同学都出去了,才听到先生说:“下次上课时不要看别的书。”听过后,就见老师微微一鞠躬,表示:“你可以出去了。”

又有一次音乐课,最后出门的人无心把门一拉,碰得太重以致于发出很大的声响,学生走了数十步,还是被满面和气的先生叫了回来。

李叔同继续用他轻而严肃的口吻认真道:“下次走出教室,轻轻地关门。”说完,又是对学生一鞠躬,等送他出门后,自己轻轻把门关上了。

那时候的丰子恺情愿被其他老师骂一顿,也不愿面对李先生的开导,这种吃不消真想让他哭出来啊。

但彼时,在其他院校都重视“国文、算术和英文”时,唯独这所第一师范,是音乐和绘画成为了权威。师生对李叔同的敬仰,不仅是因为他学问好,更重要的,是为了他的“认真”。

李叔同一生最大的特点,就是“认真”。

学生丰子恺在回忆恩师时,曾说过这样一段话:

弘一法师由翩翩公子一变而为留学生,又变为教师,三变而为道人,四变而为和尚。每做一种人,都做得十分象样。

好比全能的优伶:起青衣象个青衣,起老生象个老生,起大面又象个大面……都是‘认真’的原故。

在浙江师范的教书经历,将李叔同身上沾染的名士习气洗刷干净,得以在传道的修行中感受清静与平和,这就像他小时候跟着母亲诵读佛经时的感觉,但比那时更清澈和明朗了。

为了教学和信仰,李叔同常常在南京与杭州间两地奔走,终于有一天,朋友同他说了句:“与其这样做居士究竟不彻底,不如索性出家做了和尚,倒清爽。”

那一刻,李叔同便是想明白了:做事做彻底,不干不净的很麻烦。

《续小儿语》里说:“大凡做一件事,就要当一件事。若还苟且粗疏,定不成一件事。

不论是为生活,为学术,还是为信仰,李叔同的人生智慧都离不开“认真”二字,其实这世上从不缺机遇和金钱,缺的永远是因为认真而发着光的人。

自尊

有一次李叔同到丰子恺家,学生请他坐到藤椅上,他便把藤椅子轻轻摇动,然后慢慢地坐下去。

起先,丰子恺不敢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后来见老师每次都如此,就忍不住问了出来。

李叔同说:“这藤子里头,两根藤之间,也许有小虫伏着。突然坐下去,要把它们压死,所以先摇动一下,慢慢坐下去,好让它们避让。”

起初听到的人,都会觉得好笑,但这却是李叔同对待生命的尊重。

而这样的品行,要从李叔同那位长兄如父的哥哥说起,他是天津有名的中医大师,从小就教予了弟弟严谨认真的治学态度,但却有一点,让弟弟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反感,那就是势利。

曾经,李叔同跟哥哥讲起自己对攀权倚贵,嫌贫爱富的看法时,他非但不接受,反而指责起弟弟来。无法,李叔同决心在行动上与他背道而驰,以表示自己的不满:

对贫贱低微的人我礼敬有加,对富贵高傲的人我不理不睬;对小动物我关怀备至,对人我却不冷不热。

再幼小的生命都需给予尊重,再卑微的职业都有它的价值,每个人都喜欢别人尊重自己,其实,想要被尊重,先要从尊重自己开始。

弘一法师在给青年人做开示时,曾经讲过:

“怎样尊重自己呢?就是自己时时想着,我当做一个了不起的人。比如想做一位清静的高僧,就拿《高僧传》来读,看他们怎样行,我也怎样行。”

如果一个人拿平凡作借口,放弃努力而马虎做事,不说能得到他人的尊重,连同自己也会瞧不起自己。因此,自尊,万万不可随便。

张爱玲说:“不要认为我是个高傲的人,我从来不是的——至少,在弘一法师寺院围墙的外面,我是如此的谦卑。”

1942年,弘一法师的生命转过了六十三道年轮,于泉州圆寂。

他终其一生度人,也度己,生命之火萎了,他便走了,但留下的光,犹如天心一轮圆月,挂在长亭外的古道边,永远陪伴着向善的人们。

读免费人物传记和名人故事

-背景音乐-

S.E.N.S.《Wish~Relief》

-作者-

上官小酒,擅长小说与人物纪实,以时间为引线,穿过岁月,铺陈似真似幻的往事。微信公众号:上官酒爷 (shangguanjiuyee)。本文首发十点读书(ID:duhaoshu),超2800万人订阅的国民读书大号,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主播-

应犹,十点读书签约主播,爱摄影的主播一枚。微信公众号:枕边经典,聚听。个人微信号:z67021248,新浪微博:@应犹uull,喜马拉雅电台:枕边经典

  • 我的微信
  • 台儿庄,一个寻梦的地方。
  • weinxin
  • 微信赞赏码
  • 您的赞赏,必超所值!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3   其中:访客  3   博主  0

    • avatar 李熵 3

      弘一法师在俗时,有年冬天,大雪纷飞,好友许幻园站在门外喊出李叔同和叶子小姐,说:“叔同兄,我家破产了,咱们后会有期。”说完,挥泪而别。李叔同看着昔日好友远去的背影,在雪里站了很久随后,李叔同返身回到屋内,让叶子小姐弹琴,他便含泪写下: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 avatar 马尔克斯的玫瑰花 0

        想起一个采访,朴树提到《送别》,说这样的歌,哪怕一首,如果是他写的,他死了也甘愿。那时候我知道,朴树剪了头发,沧桑了老了,还是他,内心还是爱音乐。

        • avatar 兮斯文人 0

          李叔同一生有很多的身份,学者,青年,高僧,商人。后来去出家为僧,只有将自己放逐于无限可能,才更有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