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伽罗 | 最好的爱情是,你很好,我也不弱 – 储杨

2019年8月29日19:33:46 评论 45
摘要

真正聪明的女人,不会因为丈夫的爱,而迷失自我,因为,她们懂得:唯有势均力敌,婚姻才会足够坚固。

十点读书 第1222期 2019-06-30 创建
介绍: 深夜十点,陪你读书。

最好的爱情是,你很好,我也不弱。


如花美眷大都抵不过似水流年,卓文君韶华不再之时,司马相如动了纳妾的念头。

于是,卓文君在《白头吟》中对司马相如说道: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在一夫多妻的古代,那些信奉一生一世一双人,追求一心人的女子,往往让人钦佩,因为,她们活得勇敢正直,也懂得为爱坚守。

但求一心人,若你不是,我就与你决绝。

普通女子也许尚有机缘,遇得这样一位良人,但对于至尊的皇后来说,若是能遇到一位专一的皇帝,那可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

经常在军队里引领时尚,新搭配一亮相,军中人就开始效仿他,所以,许多人都称他为:“独孤郎”。

这位风度翩翩的独孤郎,不是别人,就是独孤伽罗的父亲—独孤信。

独孤信是颜值与雄才大略并存的男子,他抓住了历史赐予的机会,在战事中屡建功业,很快他就成了当朝八柱国之一,于是,家族事业开始蓬勃发展。

大统十年的一天,一阵女婴的哭声打破了独孤家平静的生活,独孤信的第七个女儿出生了,虽然已经有了六个女儿,但小女儿的出生,还是让独孤信异常兴奋。

想起自己其他的女儿,有般若,也有曼陀,他立即就决定:“这个小丫头,就叫伽罗吧!”

令独孤信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女婴,未来将会给独孤家族带来无限荣耀。

伽罗的母亲,出自清河崔氏,这个家族在当时也是名门望族,崔氏自幼接受家族文化教育和熏陶,加之入主中原之后,又更加注重文化底蕴的培养,使得她极具大家气质。

一个女孩子的健康成长,除了父亲的疼爱,还离不开母亲的言传身教。

耳濡目染的小伽罗,渐渐有了当家作主的风范,她温文尔雅,又好读书,每每父亲在谈论时局政治,她也悄悄在一旁听着。

无比崇拜父亲的小伽罗,也是在这个时候,将那颗想要有一番作为的种子埋在了心里。

既懂孝悌、温良,又懂建功立业,较之其他同龄的孩子,这个鲜卑族的小姑娘颇显特别。

好的家庭氛围对于一个孩子的影响可见一斑。

独孤信一生有7个儿子,7个女儿,其中三个女儿,分别做了北周、隋、唐(追认)的皇后,这“三朝国丈”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生在一个好的家庭,不得不承认是命好,十四岁之前的伽罗,得以在双亲的照料下,健康成长,这也直接塑造了她未来能够母仪天下的气度与品格。

但是,一个睿智的女子,又岂会止步于眼前,家族再好,学会自己强大,才是获得安全感的上策。

公元557年的某一天,父亲把小伽罗叫到面前,他认真地看着这个还带有一些稚气,但俨然已有大家风范的小女儿,轻声问道:“大将军杨忠之子,相貌不凡,可择为良配,你可愿意?”

小伽罗一听,想起坊间传闻:杨忠之子杨坚,相貌有五奇,可谓是帝王之相,就连北周太祖宇文觉也曾说过:

此儿风骨,不像人间人。

如今父亲也看中,定是人中龙凤,所以,伽罗当即点头,回答说:“一切听父亲安排。”

那年,伽罗14岁,杨坚17岁,门当户对的两人可谓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但“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命运在伽罗婚后不到两个月的时候,来了一个大逆转。

那些曾是父亲亲信、为父卖命的人,转眼间也都不在了,家族的败落,让小伽罗深感这世道是多么丑恶、冷漠。

但还好,她此刻已是杨坚的妻子,这个男人似乎可免她惊、免她苦、免她四下流离、免她无枝可依。

正逢情窦初开的年纪,二人爱到深处,情正浓时,独孤家却遭此大难,杨坚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对伽罗也越发怜惜了。

可真正聪明的女人,不会因为丈夫的爱,而迷失自我,因为,她们懂得:唯有势均力敌,婚姻才会足够坚固。

杨坚有着成就一番事业的政治志向,而自己也并不弱,伽罗暗下决心,她不仅要做丈夫最亲密的爱人,还要成为他的知己、智囊和精神支柱。

所谓成功男人的背后一定有一个伟大的女人,独孤伽罗追求的大抵如此。

那一日,伽罗对杨坚说:“有两件事,我希望你能答应。”

杨坚听后颇为感动,他没料到,眼前的小女子有这样的气度,竟主动提出要参与自己的事业和生活,比肩同行,而不是只做那依偎在怀里的小女人。

“夫人放心,我们一生一世一双人。

事实也证明,伽罗确实很有政治才能与智慧。

在北周皇权真空,杨坚犹豫是做权臣还是代周自立之时,第六感灵敏的伽罗,立刻派人告诉一直有着宏伟志向的丈夫:

“大事已然,骑兽之势,必不得下,勉之!

公元581年,杨坚开基立隋,称隋文帝,三天后,封孤独伽罗为皇后。

一个聪明的女人,嫁得好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懂得在婚姻中头脑清醒。

成为皇后的独孤伽罗也不甘只做深宫的女人,她想陪伴他实现更多的理想。

在他们共同的努力之下,开创了隋朝“开皇盛世”的局面,独孤伽罗也和杨坚一起,被世人尊称为“二圣”。

公元601年的某一天,快六十岁的隋文帝气呼呼的从皇宫里骑马奔腾而出,是的,他离家出走了。

原来,那几天独孤伽罗生病,一直在静养,没想到让一个小宫女钻了空子,最重要的是,这个宫女还是叛臣之女。

那天晚上,在大臣和伽罗的劝解之下,在京城狂奔了半天的隋文帝才沮丧地回到宫中。

独孤伽罗当然知道自己的行为确实过激,她便跪在刚刚进了宫门的杨坚面前,留着泪说:

臣妾自知罪该万死,但自臣妾十四岁嫁给圣上,自问兢兢业业,无失德之处,望圣上体会臣妾的良苦用心,看在夫妻情分上,能够宽恕臣妾。

那一刻,独孤伽罗是倔强也是委屈的,这一字一句都在提醒着隋文帝杨坚曾许下过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

杨坚并没有忘记当年的诺言,待回到宫中宴席,冷静了一番,便与独孤伽罗饮尽一杯酒,就算是和好了。

从此之后,在独孤皇后有生之年,他再未宠幸过任何女子。

“这个世界上没有怕老婆的男人,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

  • 我的微信
  • 台儿庄,一个寻梦的地方。
  • weinxin
  • 微信赞赏码
  • 您的赞赏,必超所值!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