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秦淮河最干净的名妓- 酒肉鲁班

2019年5月29日19:07:15 评论 41
摘要

世间上有两件事能让人瞬间崩溃,一是急用钱,借不到钱的绝望;二是看着亲人患病受苦,却无能为力的绝望。

十点读书 第1170期 2019-04-08 创建
介绍: 深夜十点,陪你读书。

她是秦淮河最干净的名妓,嫁给了陈圆圆得不到的男人

文 | 酒肉鲁班 · 主播 | 雅萱

来源:易简读书(ID:yijiandushu)

陈圆圆看上的男人

崇祯十四年春天,名震秦淮的陈圆圆,适时正在梨园台上演唱弋腔曲剧《红梅》,微光照飘发,红裙伴清风,似是仙女下凡来。

在座公子哥爷们莫不赞叹,妙哉妙哉。

那时的她,只是个一心想挣脱梨园的姑娘,无心搅动朝廷局面,

无意迷惑吴三桂,更想不到后来会担上一个红颜祸水的罪名。

追求她的人上到皇官贵族,下到黎民百姓,无不愿意倾家荡产为她赎身,愿意娶她以聘妻之礼,然而,她都一一拒绝。

只因为,她看中了正在凉亭里煮酒的那位白衣公子,冒辟疆。

当然,她并非看中皮囊才有此举。

她早就厌恶了在红尘里卖笑的生活,只想觅一良人,嫁作他人妇。

冒辟疆是她物色良久,挑选的最佳人选:

于身世,书香世家;于才华,被誉为初唐王勃;于人品,性温良,忠爱国;于能力,复社四公子之一。

今日相见只一眼,她便更加坚定了想跟他回家,与他相伴一生的决心。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缘分兜兜转转,她与冒辟疆,始终未能成就一段千古奇缘。

刚开始,陈圆圆以为,他是游遍花间,就抽身离去的侠客;他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浪子。

到最后,她才发现,原来,他只是心里装着另一个红粉佳人罢了。

他历尽崎岖,踏遍山河,只为见她一面;他以诗为茶,煮词为酒,只为博她一笑;他千里传信,万里加鞭,只为确保她无恙。

他会为她痛哭涕流,会为她写题作诗,会为她怀念一世,哪怕诗集也写满了爱她的痕迹。

陈圆圆始终不明白,同为女子,她容颜和才华都不逊色,到底输给那个女子哪里了?

那个女子便是,董小宛

虽陷入烟花巷柳之中,但她却用一生诠释,女性独立,便是最好的优雅。

美人初长成

明朝初期,百废待兴,朱元璋励精图治,各行各业开始蓬勃兴起,秦淮河畔更是空前繁荣。

董白先祖看准苏州刺绣业有利可图,开了间“董家绣庄”,生意兴隆。

到了董父这一代,他不善经营,且好赌,好酒,生意渐渐没落,收入只够维持生计。

董父老来得女,只有一个董白,于是不吝钱财,也要给女儿最好的教导,琴琴书画,诗词歌舞,必须样样精通。

董白的童年在平安喜乐中度过,许是老天为了弥补她后半辈子的颠沛流离。

13岁时,董父患病身亡。

15岁时,“董家绣庄”被伙计算计,负债累累,董母气急攻心,患病在床。

自此,生活的重担一一压在只有15岁的董白的头上。

内有母亲患病,急需救命钱,外有负债累累,急需还钱付款。

世间上有两件事能让人瞬间崩溃,一是急用钱,借不到钱的绝望;二是看着亲人患病受苦,却无能为力的绝望。

那天开始,她真正见识到人生百态,世态炎凉,也在一瞬间读懂了,关于生活的真相。

一个人真正的成熟,是从懂得凡事靠自己开始的。

苦难从来不是人生最可怕的事情,可怕的是自暴自弃,放弃自我,任由生活作贱。

于是,她答应别人的引荐,去到南京秦淮河畔的画舫中卖艺,靠一人之力为母续命。

那天开始,她不叫董白,她叫董小宛。

一入娼门深似海

“董白姑娘,你娘这病得用很贵的药材吊着,再慢慢补回来,如果你拿不出钱,就早日准备身后事吧。”

“你们听说了吗?董家那女娃跑去了画舫卖艺,董老板作什么孽,竟教出这么没教养的女儿,他在天之灵,也会不安心啊。”

董小宛睡不着,邻居们的流言蜚语和药铺掌柜的声音犹在耳边,字字句句,扎在心间。

若不是迫不得已,哪个女子又愿意委屈求全,卖笑为生呢?

人的一生中,会遇到形形色色的苦难,但是绝大多数苦难,都只能自己一个人扛。

行走于天地之间,何必奢求旁人理解,但求自己问心无愧,于心能安罢了。

想明白这点,她安心进入了梦乡,至于如何应对画舫里的生活,她早有计划。

所有姑娘入画舫卖艺前,妈妈都会先请指导师傅,一一教导姑娘们学习琴棋书画,诗词歌舞,奠定艺术基础。

董小宛年少早有根基,只是想不到当年父母骄傲的谈资,如今变成了她的谋生手段。

进入画舫的姑娘,命运何其相似,父母重病,急用钱;父母贪财,变卖。

在画舫待久了的姑娘,结局何其相似,被妈妈逼迫卖身,被纨绔子弟强迫委身。

她知道,要想在这浑浊的行业,拥有“不惧妈妈,不怕纨绔”的自主权,就必须得做最出色的那一位。

她不甘弯下铮铮傲骨,不愿在红尘里沉沦,不想向命运屈服。

所以,她在画舫中,日日苦练,夜夜修课,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一不先于常人。

身在职场,亦是如此。

你想要掌握话语权,想要有不可替代的地位,那你必须得先拥有实力,才有和上司对抗的资本。

皇天不负有心人,她成功了。

16岁那年,她出师,名动秦淮,跻身"金陵八艳"之列,震惊朝野,为世人称叹。

所有名妓的成功,靠的不仅仅是盛世的容貌,毕竟倾城容颜千千万万,秦淮名妓仅此几人而已。

秦淮河畔,所有名妓的名垂千史,背后都是饱经风霜的千辛万苦。

一见辟疆误终身

秦淮河畔,光顾青楼的男人有两种。

一是望族官宦,他们有文化情趣,对女人需求追求心理愉悦,情趣相投。譬如,复社成员。

二是纨绔子弟,他们只贪图享乐,美人环绕,大多为解决生理需求。譬如,阮大铖。

当然,清楼女子也分三六九流,高级的头牌,只为爱谈家国大义的望官贵族而生的。

所以,名噪秦淮的董小宛,会遇上名仕公子冒辟疆,是偶然,也会是必然。

乙卯年初夏,冒辟疆闻名而心动,三次上门拜访董小宛,三次与她失之交臂,只因她早随其他贵客出游。

她时常受邀游太湖,登黄山,泛舟西湖,行舟碧波之上,悠游林泉之间,吟诗作画,好不快哉。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看不到的永远在作祟。

于是,准备离开的冒辟疆,死心不改,再次登门拜访。

人生第一次初见,她薄醉未醒,懒慢未言一语,他感她疲惫,不忍打扰便离去。

桃花灼灼,清风渺渺,芳华漫漫,轻纱掩面,浅笑盈盈,所谓一眼万年,在他的心底开了花。

就这样的冷漠的开场方式,谁也想不到,接下来他们的一生,会爱恨交织,生死缠绵。

19岁那年,董母走了,她的精神支柱轰然倒下,她竭尽全力挣钱,也只能多留住娘亲三年光阴。

也罢,也算全了为人子女的一片孝心,从今以后,不再开门接客了。

失去母亲的她,终日卧在床上,像朵即将枯萎的花。

故人总相遇,山水以为期。他只是乘舟游玩,却误入小楼阁处。

有些相遇,来得恰逢其时,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她本欲冷眼相拒之门外,却发现,他正是三年前屡屡造访,让母亲赏识不已的男子。

名仕与名妓,在琴棋书画、诗酒歌赋、国家危亡,阉党摄政等问题的上,有着同样的看法和感想。

于他看来,一个深陷烟花之中的女子,有此深明大义,实属奇女子。

于她看来,一个名门望族之后,没有贪图享乐,反而积极心怀天下,心怀国家大义,实属极品。

好感像磁石,吸引着两颗心慢慢地靠近,有些话不必说出口,绵绵情意,自在眼里。

相逢如幻,相离如梦

一面之后,冒辟疆不得不赶回襄阳跟家父报平安,小宛知道他会来告别,于是梳妆以待。

她正依栏远眺,而他迎风站在船头,一袭素衣,温润如玉,手拿折扇,倜傥风流,站在那里朝她微笑着摆手。

就在那一瞬间,她有一个冲动的想法,她要跟他回家。

于是,在他的船靠岸之前,她简单收拾了几套衣裳,整装待发,可把冒辟疆吓了一跳。

“小宛,你这是作何?”

“喜你为疾,无药可医。”

“我也甚是心悦你。”

就这样,她带上行李包袱上船,一踏万里相送,从浒关至梁溪、毗陵、阳羡、澄江,抵北固。

她们路过金山,携手登山,小宛突然指着东逝只江水说,我这一趟如江水东下,就不想回吴门了。

冒辟疆脸色突变,一是科考迫近,必须全力攻读,二是父亲尚在疆场,必须料理家事,照顾家母,无暇照顾你。

阳光微凉,琴弦微凉,迷离幻象,重叠忧伤。

她懂的,她懂他的言外之意,无非是无暇顾及到她的户籍、债务、安身之处罢了。

她清楚他的心意后,便起身回程,思量策略,一一解决。

一般女子定会哭哭啼啼,嫌弃男人不是真心。

但董小宛却觉得,若男人真的拿钱换取她,才是真正的无心。

因为她清楚,她爱他,不是因为他的钱,不是因为他的财,不是因为他身后的荣华富贵。

所以,她要以一个自由身的身份,以姿不容置的姿态,与他并肩。

她从来就不想成为只靠男人的金丝雀,她要自由,要平等,要随心所欲追求爱。

妈妈劝她说,身在风尘,有几人如愿?不过是雾里看花,都是幻影罢了。

但她偏不信,她总会靠自己变成凤凰,飞出这泥潭之地。

棋局与人生,哪个更多劫?

但无论多少劫,她都不怕!

哪怕是烟花女子,身心独立优雅,便是最好的强大。

宁做君子妾,不做庸人妇

董小宛启程回身的那天,冒辟疆拉她出船仓,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追你的名流公子那么多,为何独独选我?你知道的,我给不了你正妻之位。”

“宁做君子妾,不做庸人妇。”

“好,那我们于金陵相遇赴考,待我科考完毕,执子之手,与汝厮守年华。”

岂料,她左顾右盼,始终等不来他叫她出发去金陵的消息。她知道,他一是有事,二是逃避。

回顾前些年,为了生计,强颜欢笑卖笑陪酒,就很艰难了。

如果遇到了喜欢的人,还畏畏缩缩像什么样,喜欢就得上啊。

哪怕没有结果,至少争一争,来日不至于后悔,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于是董小宛雇船,一人跋涉,千山万水,只影独行去金陵,等他考试。

她并不打算死皮赖脸纠缠他,看他如何回应罢了。

董小宛的爱情观,其实很简单:在爱情里,你不敢踏出第一步,我来。

我可以主动踏出99步走向你,但是你连一步都不肯回应,那就再见。

我并不是卑微,我并不是乞求,我只是心悦你,不过君若无心,我便休。

董小宛在去金陵的途中,历经万难,先是途中遇劫匪,只能把船藏在芦苇中,后船坨又坏了,三天都没能吃过东西。

刚到金陵时,怕打扰冒辟疆考试,又在外面候着,两天后才进去找他。

冠盖满京华,私人独憔悴。冒辟疆考完试后,出来看到她,心疼不已。

和冒辟疆一起考试的科举士子,都认识董小宛,听到她的惊险,莫不佩服她的胆识和深情,纷纷为她赋诗作画。

考完试后出来,各位友人相聚一堂,冒辟疆偷偷跟小宛耳语:

这次我肯定高中,待金榜题名时,我娶你进门,护你安稳,许你安乐,可好?

董小宛抿唇微笑,对上他的眼睑,“好,那我勤俭持家,为你红袖添香,侍奉左右,为你洗手作羹汤。”

可惜,世间多的是,事与愿违的事。

她变卖多年积蓄,为自己赎身。董家绣庄欠下的外债,已快还清。

可恨债主听闻她跟了冒辟疆,趁机提高利息,越积越高,恨不得宰得她倾家荡产。

与此同时,冒辟疆未能如愿高中,且冒父又催促他赶紧回家,时局动荡,迟一步则万劫不复。

于是只能留下董小宛在吴门,他便连夜兼程走了。

幸好此时,柳如是听闻她的处境,便让钱谦益出面调停,一一解决了,并为她雇船至冒辟疆家。

柳如是与董小宛是至交好友,烟花女子的感情,有时候比男子之间的情谊更可靠。

人的一生,能遇到几个真正的知己好友,是幸运的。

两心相许,天地为证

冒辟疆听闻董小宛正在赶来,他既难以置信又惊喜至极。

能得惊才艳艳的女子,勇敢地为他做到这个地步,他是幸运的。

面对董小宛的痴心一片,冒辟疆也不辜负她的深情,纳她为“如夫人”,给她名分,带她见高堂,让她侍双亲,给她管家权。

未相见之时,冒家父母对董小宛的身份嫌弃至极,相见之后,冒家高堂对董小宛满意不已。

而董小宛,在青楼,她能做最艳最香的女子,在冒家,她能做最贤最慧的女人。

进入冒府后,她只用心做三件事。

一是打理家里财政大权,府内钱银出出入入,她都一一记录在册,绝不私吞,绝不懈怠。

二是红袖添香,他读的书籍,她都整理,摘抄,并自己撰写一本关于闺阁女子的书。

三是研究厨艺,为二老制“董肉”,为正妻酿酒,为辟疆制“董糖”。

厨艺甚至未来十大名厨之一,“董糖”甚至流传至今,名扬海外。

优秀的女人,便是如此,无论身在何处,都会把所有的事情做到极致。

闲来无事,她也会和冒辟疆一起和诗,品茗对弈,弹曲高歌,悠哉悠哉地沉醉于山水之间,没有纷乱,没有浮华,只有彼此。

冒辟疆:

玉手移栽霜露经,一丛浅淡一丛深。

数此却无卿傲世,看来唯有我知音。

董小宛:

小锄秋圃试移来,篱畔庭菊手自载。

前日应是经雨活,今朝竟喜带霜开。

董小宛既能松花酿酒,春水煮茶,也擅诗词歌舞,琴棋书画,既能和士子侃侃而谈,落落大方,也能阅尽铅华,洗手做羹汤。

这样的女子,该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想娶到的老婆吧。

保持快乐,是一种能力

这样快乐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明朝也在摇摇晃晃中找到了穷途末路。

崇祯十七年,李自成带兵攻占了北京,崇祯帝上吊自杀。

阮大铖降清,此前和冒辟疆在政见上多有不合,新官上任,便存了寻冒辟疆麻烦的心思。

有人在新帝面前举荐冒辟疆任官,阮大铖举荐自己去劝降,冒辟疆坚决不愿入清为仕。

这正合了阮大铖的心意,于是公报私仇,派锦衣卫抓捕整个冒家。

冒辟疆收到风声,连夜举家逃难,自此,冒家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一夜之间,四面楚歌起,冒家从云端跌落到泥土里,从翡翠屋变成了青砖舍,茫茫四野无处是归途。

因举家出逃,人数众多,钱财众多,招惹盗贼围堵,为避开,只好连夜狼狈出逃,丢掉了大量的珍贵字画。

逃走时,冒辟疆扶着冒母,正打算去扶小宛时,她却把正妻苏氏推至他的身边,让他扶着母亲和妻子同行。

事后她说,在危难之际,你应该以母亲和正妻为重,我能照顾好自己的,如果照顾不好,死亦何妨?

正是董小宛这点懂事,让冒辟疆更珍之爱之。

也正因为她的情商高,懂得为人处世的道理,所以才能和正妻搞好姐妹关系,和婆婆搞好婆媳关系,在冒家游刃有余。

乱世的烽火狼烟,纸上诗文说来浅。战乱过后,冒辟疆却得了一种怪病,痢疾。

董小宛就铺着一张破席在他的床边,冷的时候,就抱着他入睡,热的时候为他扇风。

冒辟疆生病时脾气暴躁,动辄发怒,拿其他人出气,董小宛了解他心中的悲苦,只好找诗集趣谈,逗他开心。

在面对苦闷困境时,保持快乐,是一种能力。

面对爱人冷嘲热讽,还能保持理智,哄他开心,更是一种超能力。

世界上只有一种女人最让人钦佩,在顺境时,不骄不燥;在逆境时,不怨不悔。深陷泥潭,依然仰望天空,登顶高峰,依然脚踏实地。

有一次,冒辟疆去了朋友的“有云轩”,当时身在异乡卧听雨声,很想念家人。

当时,有几个好友过来与他一起喝酒作诗,由仆从作管弦奏度曲,诗中竟有悲凉哀怨之意。

冒辟疆太想家了,便连夜赶回来家里。谁料,一家人都在,唯独不见小宛。

他急忙忙问大家,“小宛呢?小宛去哪里了?”

全家竟然没有一个人答他,他发疯似地找遍了全家,都找不到。

小宛的琴,断了,她的衣服,不见了,她的房间,也沾尘了。

他大喊一声,“小宛到底去哪里了?”,只见母亲背对着他拭泪。

难道小宛死了吗?他不敢相信,吓醒过来才知道,原来是个梦。

归家后,他看到小宛安然无恙,便跟她说起这事。

岂料,小宛却也在同一天梦到有人想把她带走,她藏起来才得以逃过。

两人都在庆幸,这只是个梦。

殊不知,这并不是梦,只是预言。

天命总妒良缘

每年初春时,小宛总会生病。冒辟疆心疼她,让她少操劳,可她还是不听,凡事鞠躬尽瘁。

顺治八年正月,董小宛病倒在床了,这次的病来势汹汹,让她疲惫无力,甚至一咳嗽,就咳出血。

冒辟疆自她病倒后,就一直寸步不离地守在床边,生怕,一不小心,她就这样消失在眼前。

董小宛知道,这次,自己是真的不行了,跟他说:

“这辈子,我从未后悔过跟随你,世人总说我痴傻,你薄情,但是你对我的赤赤情深,我都一一记在心里。

以往都是我目送着你离开,如今,到你看着我离开了。

城南花已开,愿君常安在。”

董小宛用尽力气说完这句话,便辞世了,年仅28。

睡梦中,手上还紧紧地拿着冒辟疆送给她的一对金钗。

冒辟疆抱着小宛遗体痛哭,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共赴白头吗?你怎么先走了?

昨日种种,似水无痕,如镜中月,如水中花,曾经风花雪月,不负这良辰美景一场。

如今他只能扫落花,埋香骨,泣残红,恨不能再回到从前,能对她好一点,再好一点。

从前,关于他们之间的传说很多,有朋友叫他和诗,但他从不回应。

这次终于和诗了,但是她却不在人世了。

惟愿《影梅庵忆语》,能葬在她身边的菩提树下,伴她长安。

董小宛虽是红颜薄命,但她算是幸运的,得冒辟疆9年来爱护有加。

和柳如是相比,她不用经历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无奈,不必落得自缢的悲惨下场。

和李香君相比,她不用血溅桃花扇来证明,自己爱的情深意切,不必落得住鸡园,忧郁至死的凄然下场。

和她们的夫婿相比,钱谦益和侯方域降清,而冒辟疆直到死,也不曾降清,也算全了她心中的爱国大义。

问秦淮旧日窗寮,破纸迎风,坏槛当潮,目断魂销。当年粉黛,何处笙箫......

-背景音乐-

《月色思念》

-作者-

酒肉鲁班,因偷吃了太上老君的倾城丹,被玉皇大帝贬下凡的鲁班仙子,既然来人间一趟,那就仗剑走天涯,诗酒趁年华!来源:易简读书:500万阅读爱好者的聚集地,阅读决定思维,思维改变命运,每天早上8点,和我们一起用阅读对抗无趣!微信公众号:易简读书(ID:yijiandushu)。十点读书经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作者。

-主播-

雅萱,十点读书签约主播。寄语:我来自甘肃天水,作为一名广播电视微波传输工程师,很高兴在十点读书遇见美好的各位!感谢各位的聆听和鼓励!愿我的声音可以温暖你。欢迎下载十点读书app,搜索“雅萱”关注主播十点号,收听雅萱为你朗读的专属美文

  • 我的微信
  • 台儿庄,一个寻梦的地方。
  • weinxin
  • 微信赞赏码
  • 您的赞赏,必超所值!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