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钗头凤》藏着陆游唐婉凄美的爱情故事 – 少年怒马

2019年3月8日20:42:14来源:十点读书 评论 218
摘要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十点读书 第1123期 2019-02-10 创建
介绍: 修改美文陆游:我一身盔甲,却藏不住软肋

两首《钗头凤》里,藏着陆游唐婉一生凄美的爱情故事

文 | 少年怒马· 主播 | 应犹

来源:少年怒马(ID:numa0827)

展开1205年的中国地图,南宋蜷缩在东南一角,像一块老年斑。

文坛也老了。

深秋,绍兴一处宅院里,一个80岁的老人缩在躺椅上。身旁,已生起火炉,他的孙子正在煎茶。

老人双眼微闭,喃喃地问:“还有什么消息?”

孙子拿起炉上的陶壶,说:“上个月,辛弃疾从镇江太守的位子上被罢免,走到京口,写了一首词,有‘直须抖擞尽尘埃,却趁新凉秋水去’的句子。”

老人无奈一笑:“‘新凉秋水去’?哼哼,他那是故作轻松。”

“是呀爷爷,朝廷仓皇起兵,却罢免辛大人,谁不知道他一辈子都想北伐!”

老人沉默良久,轻声叹息:“北方有什么消息?”

孙子的语气略微轻松了一些:“哦,一个叫铁木真的蒙古首领,刚刚打败西夏,被尊封为“成吉思汗”,听说是“海洋的四方”之意。口气倒不小。”

还未说完,老人睁开了双眼,一脸严肃:“辛大人说得没错,蒙古的野心绝不是草原,而是星辰大海。”

孙子愤愤不平:“可他们连文字都没有,据说铁木真亲自坐镇,正在造文字。”

老人又一声叹息,岔开了话题:“金国呢?”

“金国正在备战…..哦对了,两个月前,有个叫元好问的金国人,才16岁,写了一首词。”

听到诗词,老人面色舒缓了一些:“念来听听。”

孙子酝酿了一下情绪,款款念道: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

“停。再念一遍。”

孙子重复前句,继续念: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

屋内一片寂静,只能听到外面的秋风,两行浊泪从老人的眼角流出。

良久,他望着窗外,吃力地探身:“扶我起来。”

爷爷,外面冷,还是别出去了。

老人很固执。拿起手杖,踩着满地黄叶,颤颤巍巍走出院子。

绍兴东南,有一座当地最大的园子。曾几何时,每到春日,游人如织,而这一年的深秋,园子一派萧条。

老人站在门口,抬头上望,两个红漆大字斑驳暗淡,但依稀可辨,是“沈园”。

老人像是喃喃自语,又像低声抽泣:“情为何物....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是呀,只影向谁去?老人陷入回忆。

60年前,这个园子里,一个叫唐婉的姑娘曾经来过,那是他们白衣飘飘的年代。

这个梦游似的老人,叫陆游

那一年,他20岁,她17岁,他们结婚了。

陆游的老爸,是曾经的临安太守,相当于南宋首都杭州的长官。

婚礼上,江南的官场、文坛,高朋满座。陆家的藏书小楼“书巢”破例对外参观,因为他们刚刚为朝廷的藏书馆,拿出13000卷藏书。

唐婉的老爸,是曾经的的郑州市副长官,也是一位名儒,书香门第里,唐婉是独生千金。

门当户对,才子佳人,虐遍满城单身狗。

他们一起吟诗作对、一起抚琴饮酒,一起踏青郊游。

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沈园。

婚后某天,春和景明,他们又到了沈园。

唐婉:“我突然好奇,你为什么叫陆游?”

陆游:“我母亲是秦少游的粉丝,我出生那天,她梦到秦少游,就用’游’字给我取了名。”

唐婉冰雪聪明:“哦,这么说来,你的字’务观’.....”

陆游:“没错,取自少游的名‘’秦观’。”

唐婉呵呵笑了:“我也喜欢秦少游,看来,我跟你妈能够好好相处了。”

到底是17岁,年轻又天真。

两年之后,天真的唐婉小姐就发现,婆媳关系比国际关系还难处理。

她遇到了当时女人最怕的问题:不能生育。

在那个”无后等于不孝“的年代,这个问题很严重,陆游妈妈已不再少女心,而是婆婆心。梦里也不再抱秦少游,而是抱孙子。

或许,婆婆是提出过解决方案的,比如,让陆游再娶妻,唐婉做妾。

可唐婉是什么出身呀,大家闺秀,读书识字,她怎么甘心。

一个书香世家,开始出现硝烟味。

婆媳开打,房倒屋塌。

到最后,婆婆祭出终极大招——让他俩离婚。

可是陆游也是个有脾气的人,在这轮交锋中,他选择了媳妇,带着唐婉离家出走,到外面租了房子。

他们还年轻。他们相信,婆婆总有一天会妥协。

可是他们想错了,只有不用心的婆婆,没有拆不散的夫妻。

陆游他妈也出身名门,见多识广,或许还有丰富的婆媳斗争经验,有的是手段。想出去单过,没那么容易。

婆婆带着人找到他们,用尽一切办法,一切理由,就是要拆散他们。

这一轮,陆游妥协了。

休书的最后,写着”任其改婚,永无争执。恐后无凭,立此为据“。

在左下角,陆游忍住眼泪,签字盖章。方方正正的大红印章,很像他们洞房的喜字。

接下来几年里,陆游与唐婉一别两宽,各自悲喜。

陆游又结婚了,新娘姓王,温顺贤惠,一辈子相夫教子,在71岁那年去世。

唐婉也再婚,丈夫叫赵士程,是宋太宗赵光义的五世孙,官方认证的赵宋宗室。

如果没有后来的事,他们可能真的一别两宽,你做你的才子,我当我的佳人,在各自眼里,对方只是个前夫前妻。

可是,后来的事接连发生。

又是一个游园的好天气。

沈园不愧是江南名园,亭台楼阁,环湖而建,绿波荡漾,斜桥倒影。

陆游正在桥上看风景,一转身,发现一个熟悉的面孔。

正是唐婉。

四年未见,她瘦了。

唐婉也看到了他,似乎有点不知所措,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拿出像鲛绡一样的手帕,快速擦掉眼泪。

陆游却有一点兴奋,他眼里一道光闪过,想起了那句著名的歌词:哦,原来你也在这里。

唐婉似乎真被这突如其来的偶遇怔住了,吞吐半晌,才开了口:“是...是呀。”

陆游嘴角上扬,正要接话,唐婉说出了下半句:“我老公也在。”

“哦....那后会有期。”

陆游快步离开,去到一个无人的亭子,心潮起伏。

没多大会儿,一个仆人模样的少年走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两个仆人。

他们送来了酒菜。

圆形石桌上,整齐摆放好。菜品精致,甜点可口,还有陆游最爱喝的黄藤酒。

送酒菜,是赵士程吩咐的。

送什么酒菜,是唐婉叮嘱的。

多年以后,陆游回味那壶酒,它是那么醇香,又是那么苦涩。

借着酒劲,他找到一面白墙,擦掉上面的“到此一游”,来了一首到此一吟。正是那首催泪大作《钗头凤》: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哎,都是东风太恶,吹散满城春色。唐婉的红酥手再也不能牵,连一封信都不能写了。

东风是春天的风,怎么会“恶”呢?

这个问题,只有陆游知道。妈是亲妈,怎么会“恶”呢?

沈园一别,陆游去了杭州,谋求事业。

他是诗人,是爱国诗人,是胸怀大志的爱国诗人,怎能被一个女人困扰。

“莫做世间儿女态,明年万里驻安西。”

他的梦想,在庙堂,在沙场,在灭胡大计。

而唐婉,也去了一趟杭州。

西湖畔,一个简朴的农家小院。

仆人在院子里候着,唐婉推开房门。

屋子很小,书籍、字画、拓片、佛像,堆满一地,无处下脚,说是客厅,更像仓库。

只有中堂上一幅对联,证明这里确是用来住的。那副字遒丽飘逸、质朴淡雅:

压沙寺里万株芳,一股清流照雪霜。

落款:晁补之。

晁补之是苏轼的四大高徒之一,这幅字,是他写给当时的翰林学士王拱辰的。

多年以后,王拱辰的孙女,嫁给一个叫李格非的人,生了个女儿。李格非很喜欢“一股清流照雪霜”,给女儿取名,叫李清照。

“来啦?”

一个苍老的声音打招呼,正是李清照,此时她已将近70岁。

唐婉嗯了一声,坐在椅子上:“前辈,我见到他了,在沈园,无意中撞见的。”

“见到就见到呗。”李清照有一种看破红尘的从容。

唐婉:“可是,见到后才知道,我心里一直有他。”

李清照:“忘掉失去的,珍惜眼前的。再说,你现在的赵士程,不也是个好男人么?”

“是呀,论出身、论修养,赵士程在绍兴城也是数一数二,关键还能接受自己的过往。”

这一点,唐婉是知足的,她只是有所不甘,沉默了一会,叹口气说:“哎,他陆游这么有血性,怎么就是个妈宝男呢?”

李清照微微一笑:“当朝太子都说了,以后要以孝治天下。”

唐婉:“前辈,这个我当然知道。我只是怕,我永远忘不掉他。”

李清照:“你可以不用忘,放下就好。”

唐婉:“要是放不下呢?”

李清照:“心上多个人,会很沉。”

……

说到这里,唐婉轻轻附和了一句:“我懂了。”

她真的懂了吗?

也许都懂了,只是做不到。

而此时的陆游,事业正在好转,那个给他下绊子的秦桧死了。

陆游以“小李白”的称号,红遍江南,从一个小小的宁德县主簿,调到首都杭州,走马上任大理寺。

可就在这年,一个消息从绍兴传来,唐婉死了,是病逝。

没人知道陆游是怎么回到绍兴的,人们只知道,那天的绍兴沈园,来一个失魂落魄的男人。

偌大一个沈园,没几个游人,陆游只身到来,这里有他们的曾经,也是他们最后见面的地方。

鬼使神差,他又走到那面墙前。

墙没有改变,只有光秃秃的枯藤横七竖八,他的《钗头凤》还很清晰。

突然,余光扫过,在他题字处三尺开外,也有一首词。

更巧的是,名字也叫《钗头凤》,陆游一行行念去,泪如雨下,那首词写着: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诗尾署名:唐婉。

那个一直不敢问、不好意思问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可一切都已结束。

池阁凋零,美人成土。

连念想也没了。

那年之后,陆游突然变了。

他像一个老炮,看到不平事就怼。

一个军中大员独揽大权,他上书直言。

主和派人多势众,他跟一群人开撕。

甚至上书皇帝,不要躲在杭州,要迁都到南京,那才是前线,才能壮军民士气。

这样的性格,注定宦海沉浮。

朝堂待不住,那就去前线。

他去了夔州、去了汉中、去了四川,那是离“灭胡”最近的地方,离梦想最近的地方。

有时候他很热血,“书生快意轻性命,十丈蒲帆百夫举。”很自信,“南沮水边秋射虎, 大散关头夜吹角。”

有时候很清高,自比梅花“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当然,有时候也到成都的“海棠十万株”里走一走:“月浸罗袜清夜徂,满身花影醉索扶。”

有人向朝廷打小报告,说他“放荡不羁”。

陆游说那好,我就叫“放翁”吧。

他终究没有看到南宋收复失地的那一天。

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

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州。

快70岁那年,一个老游子终于回家了。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收复国土的梦想,只能在梦里想想。

壮士暮年,无尽凄凉。能给他慰藉的,只有沈园了。

那里曾经有一个人,一双红酥手,一壶黄藤酒。

70岁,他去了:

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

……

年来妄念消除尽,回首禅龛一炷香。

75岁,他去了:写了沈园二首: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81岁,寒冬腊月,他病倒了,只能梦游去沈园。于是,就有了那首《十二月二日夜梦游沈氏园亭》: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

玉骨久沉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82岁,他又去了,对着那面斑驳的墙,念着唐婉的《钗头凤》黯然神伤:

域南亭榭锁闲坊,孤鹤归来只自伤。

尘渍苔侵数行墨,尔来谁为拂颓墙?

84岁,去世前一年,他又到了沈园: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唐婉作土半个世纪后,放翁也将匆匆跟随。

1210年的元旦,绍兴阴冷,寒气刺骨,85岁的陆游躺在床上,气若游丝,陆家子孙围站一圈。

爷爷,您还有什么要吩咐的么?

陆游强打起精神,重复了日前写的那句诗: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众人大声应答:一定会的。还有么?爷爷尽管吩咐。

陆游气息更微弱,但嘴角分明露出一丝微笑:

家祭的时候.......别忘了......要黄藤酒。

听免费人物传记 / 名人故事 / 文学名著

-背景音乐-

董贞《半月琴》

-作者-

少年怒马(ID:numa0827)。撩拨历史、借古喻今,一个穿越过来的迷途小书童。本文原标题《我一身盔甲,却藏不住软肋》,十点读书经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作者。

-主播-

应犹,十点读书签约主播,爱摄影的主播一枚。微信公众号:枕边经典,聚听。个人微信号:z67021248,新浪微博:@应犹uull,喜马拉雅电台:枕边经典

  • 我的微信
  • 台儿庄,一个寻梦的地方。
  • weinxin
  • 微信赞赏码
  • 您的赞赏,必超所值!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