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把青春耗在暗恋里

遇见台儿庄 2016年2月13日20:54:05你听有声评论9.6K字数 2881阅读9分36秒阅读模式


你的青春里是否有这样一个人,你很喜欢他,却从未向他表白,你并不后悔而且心中还有点小欣喜,至少,他的青春,你来过。
你在青春暗恋过谁?谁在青春里暗恋过你。
谁把青春耗在暗恋里

曲目:【Mradio网络电台】谁把青春耗在暗恋里
NJ草莓
时间:2015/7/21
发行:邻居的耳朵有声电台
1、
初一下学期,班上转来一个学画画的男生,叫李然,坐在我后面。。
英语老师在讲台上起劲地讲着主谓宾定状,忽地语气一顿,一根粉笔头飞过来。
没有打中正在开小差给英语老师画肖像素描的他,却打中了我。。
英语老师内功深厚,飞花伤人,我痛得眼泪都出来了,回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他却笑嘻嘻的看着我。。
2、
初二,我被班主任吩咐和他一起办元旦的黑板报。
我负责写字,他负责画画。
你的字怎么写得那么像蚯蚓?我嘲笑他。
你的画怎么画得怎么像鬼符?他回敬我。
后来我们班的黑板报居然被评为全校第一名,还发了个奖状。
奖状上面,我跟他的名字排在一起:萧潇,李然。

3、
初三期末,我和李然先后从闷热的补习教室溜出来。
请你吃冰淇淋吧?
好啊。我要草莓味。
我们坐在操场边,杂草疯长,阳光耀眼。
我不停地吮着冰淇淋,因为它化得太快,一不小心,就滴在我
新买的白裙子上。

4、
高一。班主任总用严厉的语气跟我说:你要用功,才能考上大
学,不要和那些不好好学习的人交朋友。
我低头聆听,乖乖的点头,然后转身出了办公室,就跑去篮球
场,李然每天在那里等我,给我看他新画的作品。
这是什么花?我指着他的一幅画问。那颜色太灼热,刺痛了我
的眼睛。
天堂鸟。我妈临走前就留给我这束花。他的刘海遮住了眼睛,
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伸过手去,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5、 高二。分班,我选择了文科班。
李然又坐在我的后面。
上课的时候我偷偷用小镜子监督他,他一打瞌睡,我就在背后
用圆珠笔戳他的手背。时间长了,他的手背满是与蓝色的小点点。
专业课你绝对没问题,总不能栽在文化课上吧?我这样跟他
说。
他还是那样微微一笑,垂下头去。

6、
高二下学期。我的笔记被老师表扬。
老师不知道我之所以每次都抄那么工整,是因为怕李然看不清
楚。他去武汉参加美术培训了,落下了好多课。
他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冬天。他太过沉迷于那些线条与色彩了,
和我说话越来越少。
有一天他还我笔记的时候,里面夹着一幅画。
画里面是武汉大学古老的宿舍。下面写着一行字,仍然没有体
形,歪歪的:到那里去吧,你会喜欢那儿的。

7、
高三,气氛越来越紧张。每个人都心怀戒备。
我去篮球场,远远地看见李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对我笑笑,然后说,我要走了。广州。一个朋友要我去那边
画漫画。我妈留下来的钱,已经花完了。我昨天才知道。
那,你还会参加高考吗?
他点点头。

8、
放榜的时候,我的目光一遍一遍的扫描整个榜单,没有,没有
他的名字。
我握着武大的通知书,找到班主任。
萧潇,你发挥不错啊,比统考进步了好多。
李然呢?
他本来要考试,考前一天却生病了。可惜了的,他之前的美术
专业课考试成绩很高,按说可以上一类艺术院校了。

9、
我住樱园,武大最漂亮的地方,宿舍历史悠久,和李然画里一
样。
对我来说,大学生活看似热闹,实则寂寞。
每天早上走过樱花大道去上课,依然穿着白裙子。
图书馆和网吧是去得最多的地方。
上网,最常去的地方,是初中和高中的校友录。

10、
有一天我被一个男生撞倒,他冒冒失失地抱着篮球跑步,没看
到迎面走来的我。
我没有抱怨他,只是自己从地上爬起来。男生不停向我道歉,
并坚持带我去学校医院。
我的伤一点也不重,只是胳膊破了皮,缠了几天纱布。他却坚
持给我补充营养,每日为我拎来据说是他妈妈煲的汤。
可是,月光下的操场,我还是有点难过的对他说不,眼睁睁看
着他明亮的眼睛暗淡下去。
很快,我就不记得他的名字。

11、
我知道李然在。
每年的生日,我都会收到一条短信息,不同的号码。
等我打过去,永远是陌生人的声音:李然?不知道是谁,我们
一帮人,谁也不知道谁名字。
你们那有没有固定的电话?
固定的电话?我们连固定的住处都没有……哈哈……

12、
我这样固执的度过了我青春最美好的时光。
拿到一纸毕业证书,我毅然决然地买了南下的火车票。
等车的时候,我买了一本每期必买的漫画杂志。十一个小时的
车,我哗哗地翻完了整本杂志。
却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看到了一条启事。说是有一群青年漫
画作者,被选中为杂志作插画。
在那名单里,赫然看到李然。

13、
不知不觉,广州的木棉花也开了。高大的树木,火红的花朵。
这种感觉,像极了李然曾给我看的天堂鸟。
我不会画画,但是我开始写很多的故事,寄往那些漫画杂志。
大部分都石沉大海。只有一个小小的故事,被留用了。编辑打
过电话来,说是有漫画作者看中了,要配画。
这已足够了,我也只是想将自己的名字,放在他能够看见的位
置。

14、
新书寄给我的时候,我漫不经心的翻开书。
我的故事,一个青涩的成长故事,刊发在书的一隅。
配的插画,又一次灼伤了我的眼睛。
清楚地看到,画作者的名字:李然。文本作者:萧潇。
七年后,又一次,我们的名字,排在了一起。

15、
拿着编辑给的地址,我来到他住的地方。郊区的一幢房子,孤
孤单单。
我敲门,开门的是个女孩。
漆黑的眸子,漆黑的长发。她带我来到他的画室。
小小,谁啊?
我看向他,多年的思念太过沉重,压抑得我无法呼吸。他的发
已然剪短,眉眼依稀似旧,却有太多的变化。

16、
工作,生活,一切平淡乏味。
偶尔,李然邀请我去喝茶。
编辑跟我说,你的文字跟我的画,很相配。
对不起,我不会再写故事了。我看下安静的坐在一边的他的助
手,那个叫小小的女孩。
她似乎无意义地转动着手指上的戒指。

17、
我回到武汉,这个虽气候恶劣,但夏天让人酣畅淋漓冬天让人
格外清醒的城市。
再次遇到那个男生,此时他已不再像以前那样冒失。只是依旧
请我去他家喝汤。
到他家里才发现,他妈妈的遗像已经好陈旧。
他看着我诧异的目光,笑笑的跟我说,他妈妈去世已经十好几
年,当初那些汤,都是他自己看了菜谱,学会的。
我微微动容。这次我记住了他的名字。

18、
有时我们会去那个飘满樱花的校园散步。他牵着我的手,不经
意间来到一个正在举办画展的大厅。
一幅幅看过去,大多都是或沉郁,或激烈。惟有一幅画,最安
静,最温婉。画中白色长裙的女孩,在樱花树下,却仅仅是背影。
下面写着一句话:你属于这里,而我,转身离去——绘于四年
前。那些字仍然那么丑,歪歪的。
怎么哭了?身边的他问我。
这画很美。我轻轻说,拉了拉他的手,我们回家吧。
…………………………………………………………………………

粉笔头。冰淇淋。黑板报。
十四岁那年新买的白裙子,飘在阳光底下,操场边杂草疯长。
天堂鸟。蓝墨迹。水彩画。 十七岁时给彼此留下的印迹,色彩浓烈得灼伤了青涩的眼。
图书馆。网吧。月光下的操场。
固执的封印起一段青春时光,人海茫茫中打捞过往。
李然。萧潇。 七年时光犹如转眼之间,当这两个名字又并列在了一起。
眉眼依稀似旧,人事已无从前。生活却不再会像冰淇淋一样的甜,而洇出了茶的清苦。

也许我们的青春,不过七年,不过十八个瞬间。

本期歌单 :
《passing by》-李闰珉
《看见窗口的风景》-李闰珉

相关文章
继续阅读
  • 我的微信
  • 台儿庄,一个寻梦的地方。
  • weinxin
  • 微信赞赏码
  • 您的赞赏,必超所值!
  • weinxin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