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可以低到尘埃,心却可以住在天堂- 苏沫

2018年12月6日20:02:24 发表评论 7,967
摘要

人的身体有极限,伟大的父爱却没有极限。

十点读书 第1058期 2018-11-24 创建
介绍: 深夜十点,陪你读书。

许三观卖血记

文 | 苏沫 · 主播 | 常浩

十点读书邀约作者

许三观卖血记》讲的是一个平凡送茧工许三观的平凡却苦难的一生。

许三观就是那个大时代的小人物,然而小人物却有大格局。

作者余华在自序中这样说:

一条通道、一条河流、一条雨后的彩虹、一个延绵不绝的回忆,一首有始无终的民歌,一个人的一生。

许三观历经磨难的人生,就犹如盘起来的一捆绳子,被叙述慢慢拉出,拉到路的尽头。

像是一曲旋律温和缓慢的民谣,试图唤起一个人对过去生活的回忆。

许三观的一生即使再苦,他还有卖血这条拯救自己的退路,生活也还是有希望的。

“血”是他们面对贫穷的底气,是应对生活磨难的靠山,也是一个社会底层小人物的脊梁。

然而比血更沸腾的,是一个男人的责任。

许三观有老婆孩子,有七情六欲,他不要命的卖血,不过是想活着,他是了不起的平民英雄。

其实,每个人都可以挣脱世俗的标签,逆流而上,做自己的盖世英雄。

被掏空的身体,填补不了被伤害的灵魂

许三观出生在一个苦难的年代,物质极度困乏。

然而那个年代的血却很值钱,卖一次血能挣35元钱,能抵得上田地里半年的收入。

许三观在同村阿房和根龙的指引卖了第一次血,他们卖血之后要到胜利饭店点一盘标准套餐: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黄酒要温一温。

这神圣的仪式感,让他们忘记了卖血对他们身体的隐形伤害。

血在乡下人眼里就是力气,这力气就像口袋里的钱一样,先是花出去,再去挣回来。

少年不知愁滋味,没有生活压力时的许三观是率直任性的,他看中了已经有男朋友的油条西施许玉兰。

他用卖血的钱请许玉兰吃了包子、馄饨、话梅,并且套路准岳父:“以后你的女儿跟了我,生的孩子姓许,既跟了你的姓,又跟了我的姓。”

许玉兰意识到他并不比何小勇差,许三观最终抱得美人归。

许玉兰虽不是大家闺秀,确也是个持家的女人,她在一个下午吃掉八角三分钱后说:“要是我嫁给你了,我就不会这么吃了,我嫁给你以后就是吃自己的了,我舍不得,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吃了。”

那时候,应该是他们最相爱的时候,也是许三观的人生巅峰。

他们就像普通人的日子一样,之后他们生了三个儿子,二乐和许玉兰叽叽喳喳的样子让人心头一暖。

然而大儿子一乐却越来越像许玉兰的前男友何小勇,他们的暖从这一刻开始慢慢变凉。

许三观觉得脸丢尽了,他替何小勇养了九年的孩子,自己就当了九年的乌龟。

然而一乐偏偏在这个时候为了保护弟弟,把方铁匠儿子打伤了需要大笔的医药费。

许三观是矛盾的,最后他一乐的感情还是敌过了他的自尊,他又一次卖血了。

他压抑的悲伤下,隐着温柔,藏着担当。

他愤怒,他不平衡,他用不干家务来反抗,还不解气,便睡了之前暗恋的情人来报复许玉兰的不忠,许三观终究是善良的,他又卖了一次血,给暗恋情人买了许多补品。

这就是一个小人物最真实的样子,有愤怒,有纠结,最后还是选择了善良。

两个人过日子,气消了,该怎么过,还得怎么过。

有多少人会在生活的疾风苦雨中,忘记了善良的样子,然而还是有些人始终相信爱,用爱给别人带来了温暖。

曾经的盔甲,也会变成今日的软肋

吵吵闹闹中,灾荒年就到了,这个时候家庭矛盾在温饱面前,就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许玉兰辛辛苦苦攒的两缸米,在漫漫的饥荒年就是杯水车薪,后来他们就每天喝两次玉米稀粥,别的时间就全家躺在床上,不说话也不动。

许三观生日那天,许玉兰为了给他庆祝生日,把粥做的稠稠的,还加了糖。

苦日子过多了,吃了甜的都想不起来这就是糖。

晚上一家人躺在床上,许三观借着自己的生日,用嘴绘声绘色的给家人各炒了一个菜,三个孩子都点了红烧肉,许玉兰点了清炖鲤鱼,他给自己做了一个爆炒猪肝。

画饼虽不能充饥,却也能满足对食物的渴望,那一刻他们一定是幸福的,就像苦难的日子里看到的光。

在孩子们的口水中,许三观掰着手指头数着,一家人已经喝了五十七天的玉米粥了,是时候让家里人吃上一顿好饭了,许三观又一次想到了卖血,

拿到钱以后他舍不得自己卖血的钱给一乐买面,便给了一乐五角零花钱,让他自己去王二胡子的小店买个烤红薯,然后一家人去胜利饭店吃面了。

贫困的年代,食物总是用来表达爱的最好方式。

一乐问许三观,如果他是亲儿子,就会带他去吃面条吗?

许三观坚定的说,如果是亲儿子,我最喜欢你。

一乐的心被深深的刺痛了,他去找亲爹,但何小勇也不收留他,他离家出走了,善良的许三观找了好久,把一乐背了起来。

一乐看到胜利饭店明亮的灯光,小心翼翼地问许三观:“爹,你是不是要带我去吃面条?”许三观不再骂一乐了,他突然温和地说道:“是的。”

在人性的弱点赤裸裸的展示之后,那善良的光芒是何等的耀眼。

在爱面前,血缘算什么?

他们虽没有血缘关系,却莫名其妙的投缘,现实虽然冷酷无情,但是人间总还有一点希望与温暖。

世间的父母也大都如此,刀子嘴豆腐心,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掏心掏肺的对孩子好,不计任何回报。

有人陪你颠沛流离,所有付出都甘之如饴

那个夏天之后,世道就变了,每个人都像是一颗小小的水珠,要么随波逐流,要么自生自灭。

许玉兰被剃了阴阳头,挂了“妓女”的名字,在广场上开大会。

人,从来不是非黑即白。

许三观没有嫌弃自己的老婆,也没有怕被牵扯,儿子们不愿意给妈妈送饭,他就自己去送,趁没人的时候,偷偷告诉许玉兰,饭的下面有肉。

许玉兰其实是幸运的,脚站肿了,他给她倒热水烫脚,回来晚了,他怕菜凉了就捂在被窝里,只要许三观对她好,她便什么都不怕了。

生活中总有些无可奈何,但是那弥漫在人性中的温暖,就能照亮以后的路。

爱,不是给你一切,而是关键时刻,替你遮风挡雨的那个人,始终给你走下去的勇气。

再后来知识青年就到农村去了,一乐、二乐都走了,只剩下三乐一个人留在了父母的身边。

几年后的一天,一乐回来了,他脸色灰黄骨瘦如柴,然而许三观没有办法,却不敢多留他在家,送走一乐时,一乐在流泪。

为一乐在农村过好点顺路卖一次血,为二乐的升迁卖血请客二乐的队长,他又卖了一次血。

血头拒绝了许三观,因为三个月卖一次血已经是人体的极限。

人的身体有极限,伟大的父爱却没有极限。

酸甜苦辣是食物的味道,喜怒哀乐才是生活的味道。

面对一地鸡毛的生活,很多人可能会大难临头各自飞,苦难中那弥足珍贵的陪伴,就是那人性的光芒。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少年

一乐下乡后得了严重的肝炎,不得不送往上海的大医院,二乐也因为在背一乐回来的路上得了重感冒和支气管炎

人只有被逼上绝路,才有办法。

许三观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他亲眼目睹同乡因卖血而死,还是义无反顾的一路卖血到上海,这个过程太心酸,连续的卖血让他的身体极度透支,差点把命都搭上了。

许三观就像风雨中的小船一路飘摇到了上海,很庆幸一乐的病也痊愈了。

风雨中的兄弟情,鲜血中的父子情,哪一种都震撼人心。

许三观老了,年轻的那些岁月里,他靠卖血一次次的度过生活的难关,现在连唯利是图的血头,都看不上他的血了。

新的血头说他的血只有油漆匠会要,因为家具做好了,上油漆之前要刷一道猪血。

他的一生,是卖血的一生,现在他的血没人要了,家里要是再有灾祸该怎么办?

许三观像个迷路的孩子,在正午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一路走一路哭,浑浊的泪水。

只有许玉兰懂他:“我们现在有的是钱,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要什么。”

许玉兰带着许三观去饭店里点了“卖血套餐”,说:不够,再加。

这时,或许只有许玉兰懂许三观心里的苦。

他战胜了很多的艰难,本该迎来美好的生活,却败给了自己。

他一路不惜性命的与命运抗争,最后才想起来爱自己。

我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和过往的岁月,他们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卑微却又最伟大的盖世英雄。

就像一句话:“有些人,光是活着,就已经拼尽全力了。

人活一世,只能在这人世间留下一段温情美好的时光。

愿每个人都能活在当下,好好的活着。

听免费人物传记 / 名人故事 / 文学名著

背景音乐 | 陈鸿宇《途中》

图片来源 | 视觉中国

-作者-

苏沫,不争不抢不强求,种花种草写文章,一手抱娃一手写心。本文首发十点读书(ID:duhaoshu),超2600万人订阅的国民读书大号,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主播-

常浩,十点读书签约主播,杭州电台知名主播,手握潮流、声音鉴赏、旅行等多档节目,有品有料的音乐咖,会听上瘾的温柔男友音。微信公众号:三个声音。

  • 我的微信
  • 台儿庄,一个寻梦的地方。
  • weinxin
  • 微信赞赏码
  • 您的赞赏,必超所值!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