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可以低到尘埃,心却可以住在天堂- 苏沫

2018年12月6日20:02:24 发表评论 53
摘要

人的身体有极限,伟大的父爱却没有极限。

十点读书 第1058期 2018-11-24 创建
介绍: 深夜十点,陪你读书。

许三观卖血记

文 | 苏沫 · 主播 | 常浩

十点读书邀约作者

许三观卖血记》讲的是一个平凡送茧工许三观的平凡却苦难的一生。

许三观就是那个大时代的小人物,然而小人物却有大格局。

作者余华在自序中这样说:

一条通道、一条河流、一条雨后的彩虹、一个延绵不绝的回忆,一首有始无终的民歌,一个人的一生。

许三观历经磨难的人生,就犹如盘起来的一捆绳子,被叙述慢慢拉出,拉到路的尽头。

像是一曲旋律温和缓慢的民谣,试图唤起一个人对过去生活的回忆。

许三观的一生即使再苦,他还有卖血这条拯救自己的退路,生活也还是有希望的。

“血”是他们面对贫穷的底气,是应对生活磨难的靠山,也是一个社会底层小人物的脊梁。

然而比血更沸腾的,是一个男人的责任。

许三观有老婆孩子,有七情六欲,他不要命的卖血,不过是想活着,他是了不起的平民英雄。

其实,每个人都可以挣脱世俗的标签,逆流而上,做自己的盖世英雄。

被掏空的身体,填补不了被伤害的灵魂

许三观出生在一个苦难的年代,物质极度困乏。

然而那个年代的血却很值钱,卖一次血能挣35元钱,能抵得上田地里半年的收入。

许三观在同村阿房和根龙的指引卖了第一次血,他们卖血之后要到胜利饭店点一盘标准套餐: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黄酒要温一温。

这神圣的仪式感,让他们忘记了卖血对他们身体的隐形伤害。

生活可以低到尘埃,心却可以住在天堂- 苏沫-1

血在乡下人眼里就是力气,这力气就像口袋里的钱一样,先是花出去,再去挣回来。

少年不知愁滋味,没有生活压力时的许三观是率直任性的,他看中了已经有男朋友的油条西施许玉兰。

他用卖血的钱请许玉兰吃了包子、馄饨、话梅,并且套路准岳父:“以后你的女儿跟了我,生的孩子姓许,既跟了你的姓,又跟了我的姓。”

许玉兰意识到他并不比何小勇差,许三观最终抱得美人归。

许玉兰虽不是大家闺秀,确也是个持家的女人,她在一个下午吃掉八角三分钱后说:“要是我嫁给你了,我就不会这么吃了,我嫁给你以后就是吃自己的了,我舍不得,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吃了。”

那时候,应该是他们最相爱的时候,也是许三观的人生巅峰。

他们就像普通人的日子一样,之后他们生了三个儿子,二乐和许玉兰叽叽喳喳的样子让人心头一暖。

然而大儿子一乐却越来越像许玉兰的前男友何小勇,他们的暖从这一刻开始慢慢变凉。

许三观觉得脸丢尽了,他替何小勇养了九年的孩子,自己就当了九年的乌龟。

然而一乐偏偏在这个时候为了保护弟弟,把方铁匠儿子打伤了需要大笔的医药费。

许三观是矛盾的,最后他一乐的感情还是敌过了他的自尊,他又一次卖血了。

他压抑的悲伤下,隐着温柔,藏着担当。

他愤怒,他不平衡,他用不干家务来反抗,还不解气,便睡了之前暗恋的情人来报复许玉兰的不忠,许三观终究是善良的,他又卖了一次血,给暗恋情人买了许多补品。

这就是一个小人物最真实的样子,有愤怒,有纠结,最后还是选择了善良。

两个人过日子,气消了,该怎么过,还得怎么过。

有多少人会在生活的疾风苦雨中,忘记了善良的样子,然而还是有些人始终相信爱,用爱给别人带来了温暖。

曾经的盔甲,也会变成今日的软肋

吵吵闹闹中,灾荒年就到了,这个时候家庭矛盾在温饱面前,就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许玉兰辛辛苦苦攒的两缸米,在漫漫的饥荒年就是杯水车薪,后来他们就每天喝两次玉米稀粥,别的时间就全家躺在床上,不说话也不动。

许三观生日那天,许玉兰为了给他庆祝生日,把粥做的稠稠的,还加了糖。

苦日子过多了,吃了甜的都想不起来这就是糖。

晚上一家人躺在床上,许三观借着自己的生日,用嘴绘声绘色的给家人各炒了一个菜,三个孩子都点了红烧肉,许玉兰点了清炖鲤鱼,他给自己做了一个爆炒猪肝。

画饼虽不能充饥,却也能满足对食物的渴望,那一刻他们一定是幸福的,就像苦难的日子里看到的光。

生活可以低到尘埃,心却可以住在天堂- 苏沫-2

在孩子们的口水中,许三观掰着手指头数着,一家人已经喝了五十七天的玉米粥了,是时候让家里人吃上一顿好饭了,许三观又一次想到了卖血,

拿到钱以后他舍不得自己卖血的钱给一乐买面,便给了一乐五角零花钱,让他自己去王二胡子的小店买个烤红薯,然后一家人去胜利饭店吃面了。

贫困的年代,食物总是用来表达爱的最好方式。

一乐问许三观,如果他是亲儿子,就会带他去吃面条吗?

许三观坚定的说,如果是亲儿子,我最喜欢你。

一乐的心被深深的刺痛了,他去找亲爹,但何小勇也不收留他,他离家出走了,善良的许三观找了好久,把一乐背了起来。

一乐看到胜利饭店明亮的灯光,小心翼翼地问许三观:“爹,你是不是要带我去吃面条?”许三观不再骂一乐了,他突然温和地说道:“是的。”

在人性的弱点赤裸裸的展示之后,那善良的光芒是何等的耀眼。

在爱面前,血缘算什么?

他们虽没有血缘关系,却莫名其妙的投缘,现实虽然冷酷无情,但是人间总还有一点希望与温暖。

世间的父母也大都如此,刀子嘴豆腐心,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掏心掏肺的对孩子好,不计任何回报。

有人陪你颠沛流离,所有付出都甘之如饴

那个夏天之后,世道就变了,每个人都像是一颗小小的水珠,要么随波逐流,要么自生自灭。

许玉兰被剃了阴阳头,挂了“妓女”的名字,在广场上开大会。

人,从来不是非黑即白。

许三观没有嫌弃自己的老婆,也没有怕被牵扯,儿子们不愿意给妈妈送饭,他就自己去送,趁没人的时候,偷偷告诉许玉兰,饭的下面有肉。

许玉兰其实是幸运的,脚站肿了,他给她倒热水烫脚,回来晚了,他怕菜凉了就捂在被窝里,只要许三观对她好,她便什么都不怕了。

生活中总有些无可奈何,但是那弥漫在人性中的温暖,就能照亮以后的路。

爱,不是给你一切,而是关键时刻,替你遮风挡雨的那个人,始终给你走下去的勇气。

再后来知识青年就到农村去了,一乐、二乐都走了,只剩下三乐一个人留在了父母的身边。

生活可以低到尘埃,心却可以住在天堂- 苏沫-3

几年后的一天,一乐回来了,他脸色灰黄骨瘦如柴,然而许三观没有办法,却不敢多留他在家,送走一乐时,一乐在流泪。

为一乐在农村过好点顺路卖一次血,为二乐的升迁卖血请客二乐的队长,他又卖了一次血。

血头拒绝了许三观,因为三个月卖一次血已经是人体的极限。

人的身体有极限,伟大的父爱却没有极限。

酸甜苦辣是食物的味道,喜怒哀乐才是生活的味道。

面对一地鸡毛的生活,很多人可能会大难临头各自飞,苦难中那弥足珍贵的陪伴,就是那人性的光芒。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少年

一乐下乡后得了严重的肝炎,不得不送往上海的大医院,二乐也因为在背一乐回来的路上得了重感冒和支气管炎

人只有被逼上绝路,才有办法。

许三观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他亲眼目睹同乡因卖血而死,还是义无反顾的一路卖血到上海,这个过程太心酸,连续的卖血让他的身体极度透支,差点把命都搭上了。

许三观就像风雨中的小船一路飘摇到了上海,很庆幸一乐的病也痊愈了。

风雨中的兄弟情,鲜血中的父子情,哪一种都震撼人心。

许三观老了,年轻的那些岁月里,他靠卖血一次次的度过生活的难关,现在连唯利是图的血头,都看不上他的血了。

新的血头说他的血只有油漆匠会要,因为家具做好了,上油漆之前要刷一道猪血。

他的一生,是卖血的一生,现在他的血没人要了,家里要是再有灾祸该怎么办?

许三观像个迷路的孩子,在正午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一路走一路哭,浑浊的泪水。

只有许玉兰懂他:“我们现在有的是钱,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要什么。”

许玉兰带着许三观去饭店里点了“卖血套餐”,说:不够,再加。

这时,或许只有许玉兰懂许三观心里的苦。

生活可以低到尘埃,心却可以住在天堂- 苏沫-4

他战胜了很多的艰难,本该迎来美好的生活,却败给了自己。

他一路不惜性命的与命运抗争,最后才想起来爱自己。

我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和过往的岁月,他们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卑微却又最伟大的盖世英雄。

就像一句话:“有些人,光是活着,就已经拼尽全力了。

人活一世,只能在这人世间留下一段温情美好的时光。

愿每个人都能活在当下,好好的活着。

听免费人物传记 / 名人故事 / 文学名著

背景音乐 | 陈鸿宇《途中》

图片来源 | 视觉中国

-作者-

苏沫,不争不抢不强求,种花种草写文章,一手抱娃一手写心。本文首发十点读书(ID:duhaoshu),超2600万人订阅的国民读书大号,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主播-

常浩,十点读书签约主播,杭州电台知名主播,手握潮流、声音鉴赏、旅行等多档节目,有品有料的音乐咖,会听上瘾的温柔男友音。微信公众号:三个声音。

weinxin
我的微信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台儿庄古城,一个寻梦的地方。
avatar
小米(MI)智能体重秤 家用健康秤 电子秤 精度高 APP数据测量 led灯显示
埃微(iwown) I5plus触控式智能运动手环 蓝牙4.0 来电显示 遥控自拍 健康管理 深邃黑
埃微i6HR手环 智能手表 心率手环 天气显示 来电消息显示 震动提醒 自动检测运动 微信运动 计步防水 黑色
斐讯 K1S 1200M千兆智能双频无线路由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