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琏 | 王熙凤背后的男人,其实也很可怜 – 百合

2018年1月29日10:54:48 发表评论 84
摘要

人有欲望不可耻,可耻的是满足途径。合法纳妾,把干净的香喷喷的往屋里拉,名正言顺地享齐人之福。

十点读书 第855期 2018-01-29

介绍: 深夜十点,陪你读书。

贾琏 | 王熙凤背后的男人,其实也很可怜 - 百合

王熙凤背后的男人,其实也很可怜

◆◆

文 | 百合

十点读书签约作者

红楼梦》的读者,很多人对贾琏的印象不怎么好,尤其对他好色这一条表示不能忍,有人甚至以此判定他渣。

我们中国人,也许是因为几千年的道德压抑,对男女关系上的事情尤其不能宽容。一说起贾琏,脑子里很容易蹦出贾母骂他的一句话:“脏的臭的都往屋里拉。”

琏二爷嘴笨,也不会辩解,或者他压根儿就没想辩解,毕竟这些事儿明面上他不占理。

其实他何尝不是吃了哑巴亏,有苦说不出。

Diss贾琏之前,我们先了解一下当时社会背景,在他所处的古代封建社会,实行的是多妻制度,中国人讲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妻妾成群才能多子多福。如果性也算一种资源的话,社会的有产阶级可以多吃多占——换句话说,纳妾是不违规的。

在这样的前提下,做个两府男人们的婚姻状况调查,一对比数据,便能得出一个扎心的结论。

先从上一辈说起,他爸爸贾赦,“官儿也不好好做,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的养在屋里”,胡子都白了还惦记着水葱一样的鸳鸯,要娶回房做姨娘。

贾琏 | 王熙凤背后的男人,其实也很可怜 - 百合

鸳鸯不从,他就赌气斥巨资八百两,买了一个叫嫣红的小姑娘,才十七。

要知道,当时贾琏给外室尤二姐母女的生活费是一个月五两,就够她们吃香的喝辣的了,他爹居然用买套房子的钱买了一个房里人。

而且,那些小老婆都是正室邢夫人给张罗的,贾赦看上谁,邢夫人就去做媒,连贾母都喷她忒“贤惠”。

号称最正经的叔叔贾政,除了正室王夫人,人家也有小妾,至少两个:赵姨娘和周姨娘。

这只是有记录的,其余还有没有待考。而且,他还和赵姨娘大大方方生了探春和贾环一双儿女满院子跑。

再看同辈兄弟贾珍。八月十五中秋夜,贾珍夫人尤氏让侍妾们入席,她们听话地在下首“一溜坐了” ,这一溜是四个。

贾珠早亡,但李纨曾说先前贾珠在时,房里也是有两个女人的,贾珠死后她主动放人家走了。

以上都是都是已婚的。未婚的爷们屋里,没结婚前也是会先放个房里人的,宝玉有袭人,贾环有彩云。贾政还说了,他都已提前看好了两个丫头,给弟兄俩一人分一个。

相比之下,贾琏房里有谁?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凤姐、凤姐、凤姐。

判断一件事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贾琏膝下无子,凤姐又得了血崩,短时期内不能生育,从传宗接代的理由出发,贾琏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拥有三妻四妾。

但他却没有。 不是不想,是不能也。

贾琏 | 王熙凤背后的男人,其实也很可怜 - 百合

本来他娶亲前也是有俩通房丫头的,但凤姐过门没半年,都寻出不是来全都撵走了。

怕被人诟病,凤姐就逼着心腹平儿作了幌子。贾琏和平儿,一两年能有一次在一处,还要被凤姐掂几个过子。到后来,平儿为了不让凤姐找她麻烦,一见贾琏就躲。

他在屋里,她就到外头去。没见贾琏对她情妇鲍二家的诉苦吗?“如今连平儿她也不叫我沾一沾了......”

他也不是没试图反抗过,但都以惨败告终。

有一阵子他都以为要日月换新天了,先是偷娶了尤二姐做外室,凤姐居然趁他不在“贤良”地把尤二姐接回了府。

紧接着他爹又送她一个叫秋桐的丫鬟做妾,公公送来的,凤姐更不能违拗了。那一阵子估计贾琏走路都快飞起来了,谁说福无双至?艳福就是。

可是没多久,他就发现自己被套路了。凤姐稍使手段,尤二姐一尸两命,又以属相不合栽赃秋桐,一块给打发了。贾琏彻底懵逼,只会对着尤二姐抚尸大哭:“是我害了你。”

遇到凤姐这样强悍毒辣的正妻,就算他把人家好好的姑娘要了来,也是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灭一双,来一打照样会花样百出地收拾一打。

非死即撵,没有一个能安生有好下场。搁谁不痛,不怨,不惊,不惧?

别说纳妾,看一眼都不行,兴儿说凤姐:“人家是醋罐子,他是醋缸醋瓮。凡丫头们二爷多看一眼,他有本事当着爷打个烂羊头。”

这人夫当得可真惊悚。凤姐儿不请自到去外宅接尤二姐时,下人一听是她来了,“顶梁骨走了真魂”,看来那厉害真不是闹着玩的。

人有欲望不可耻,可耻的是满足途径。合法纳妾,把干净的香喷喷的往屋里拉,名正言顺地享齐人之福。

你以为贾琏他不想的吗?此路不通,退而求其次,去打野食,饥不择食自然难免。

所以,批评一个人不能脱离当时的社会背景,用几百年后的道德观去衡量当事人是不公平的,凤姐固然不顺心,但贾琏也算是被侮辱和被损害的那一个。在他们的婚姻里,没有无辜者。

贾琏和多姑娘偷情那段,曹公写得十分露骨恶心,他描写贾琏用了“丑态毕露”一词,可是读那段,却觉得丑态后面都是心酸。

这点子事儿似乎是他活着的唯一一点乐趣。

这个男人,爹不疼,贾赦对他说打就打说骂就骂;娘不爱,亲娘死了,后母邢夫人只和自己最亲,称自己“无儿无女的一生干净”;凤姐平儿又是一条心合伙防着他,家里的事包括放高利贷对他瞒得铁桶一般;有一个二木头一样的异母妹妹,对谁都无感,探春尚且会对着宝玉娇嗔一声:“二哥哥,身上好,我已经整整三天没看见你了。”

那一声撒娇里,是令人心尖微颤的骨肉温暖。可是翻遍全书,几乎都没见过迎春和他对话。

贾琏 | 王熙凤背后的男人,其实也很可怜 - 百合

他像一个孤身穿过幽深过道的人,过道两边是一间一间的小屋子,经过的小屋子里都住着人,贴着一格一格的雕花窗棂往里瞅,里面住的都是他的家人。

可走进哪扇门自己都像是外人,没人好好站起来理他一下。

他眯起眼,向过道尽头望去,微微有杏色的天光映入,这里待久了人身上发凉,他紧一紧袍子,跺一跺靴子,向着隐约的光和暖迈去。

有了尤二姐,就算他明知道这个女人堕落过荒唐过,他依然全心接纳她,不但不计前嫌,还反过来安慰:“你且放心,我不是拈酸吃醋之辈,前事我已尽知,你倒不用含糊着......”

又说:“谁人无过,改了就好。” 这不是一般男子能有的气量胸怀,这贴心贴肺的温热,让有前科的女人瞬间放下了紧绷的心,还了他一个温柔恩爱乡。他呢?

以为自己像张爱玲在《留情》里写的纳妾男人米晶尧那样, “可以享一点清福艳福,抵补以往的不顺心”。谁料最后竟弄出一出人间惨剧。

尤二姐被凤姐算计死后,他哭天哭地,发狠赌誓,但堂堂荣府公子,却连她的发丧银子都拿不出,要靠平儿接济。

“琏”本与“怜”谐音,也许曹公起名的本意就是在暗示:贾琏是个可怜之人。

贾琏好色不假,但是他不缺德。

男女之事上,他从不强人所难。孙绍祖好色,恶狼一样,合宅的丫头媳妇都让他强行淫遍;薛蟠好色,为了香菱打死冯渊强抢霸占。

但贾琏不同,但凡是和他好的女人,不管是哪个,都是你情我愿、两情相悦的。他开始本有意于尤三姐,但三姐对他不理不睬,他也不恼,转而去追求尤二姐。

旺儿家的借凤姐的强势逼娶丫鬟彩霞时,贾琏曾特意交代:“虽然他们必依,然这事也不可霸道了。”

他也不会无耻地去占情人们的便宜。《水浒传》里的郑屠镇关西,写了三千贯文书,实契虚钱,将卖唱女金翠莲哄回家做了小妾,过了一阵又给赶出来,不但没有给过聘礼,还污蔑翠莲欠他钱,讨还那根本没给过的三千文。

贾琏 | 王熙凤背后的男人,其实也很可怜 - 百合

不管是跟鲍二家的,还是多姑娘,贾琏从不在钱财上亏待她们。他叫鲍二家的来,先是开箱给拿了两块银子、两根簪子、两匹缎子,是很丰厚的约会礼物。

找多姑娘事先也是以金帛相许。当然,勾引有夫之妇不应该提倡。然而别忘了,床品也是人品的一部分,就这一点,琏二爷不算欺负人。

还有,不该碰的人他绝不碰。黛玉父亲林如海死后,贾府派贾琏送她回扬州奔丧。林黛玉貌若天仙,连薛蟠见了都要身子酥半边,贾琏又不瞎。

但是他对黛玉没有半点非分之举,一路舟车颠簸好几个月,有好多机会可以与黛玉接近,但他稳妥送去,再好好带回,绝无闪失完璧归赵,尽了一个好表兄的职责。

有人怀疑林黛玉的家产被贾琏贪污了,根据是贾琏曾说“这会子再去哪发个三二百万的财”推测,这纯粹是捕风捉影。

贾赦看上石呆子的古扇子让他去弄来,贾琏出高价收买,奈何石呆子死活不卖,他也就作罢。而贾雨村为了献媚便设法抄家强夺了来。

父亲训他:人家怎么就能搞来?他只说了一句:“为这点子小事,弄得人坑家败业,也不算什么能为!”为此被贾赦恼羞成怒打得破了相。

他厌恶雨村为人,劝家里人离他远点,说怕是他那官儿做不长。一个做事是有底线的人,贪污黛玉家产之事不大干得出来。

对上他是个孝敬的晚辈,正月十五贾母看戏,他要预备下大簸箩的钱,只等老祖宗一高兴喊一声“赏!”,便忙命小厮们赶快撒钱,满台子钱响,贾母大悦。

清明时,他要备下年例祭祀,带领弟弟侄子们去往铁槛寺祭柩烧纸,颇有长兄叔伯之范。

第六十四回,他从外面回来,宝玉先赶紧给他跪下,口中却是给贾母、王夫人请安:特殊时刻,他还要代长辈们受拜。

对下他是个慈爱的兄长。贾府一脉的其他子侄们,或为生存或为利益,争先恐后前来依附。

贾琏 | 王熙凤背后的男人,其实也很可怜 - 百合

他随和宽容,从不居高临下。他们在他面前耍小聪明玩小手段,他心如明镜却不点破。贾蓉贾蔷置办乐器行头时,想拿公中的钱贿赂他们。

凤姐是骂:“别放你娘的屁,我的东西还没处撂呢,稀罕你们鬼鬼祟祟的?” 一转身收了贾芸的麝香冰片。而贾琏则是善意规劝:“你别兴头。才学着办事,倒先学会了这把戏。”

他惧内是公认的,但对外他可是个好哥们,喜欢成人之美,柳湘莲痛打薛蟠之后,他忙着帮助和解息事宁人,是个厚道热心肠的老好人,不曾挑三窝四火上浇油。

不揪着男女之事不放,在其它做人方面的确很难找到他的污点。可是前面说了,男女之事并不能全怪他一人。跟他那万里挑一的夫人比起来,他不过是怂一点,善一点,手段少一点,反射弧长一点。

何谓君子?宅心仁厚,“莫美于恕”,如果不是好色,贾琏堪堪可称为一个俗世里的君子。

他不是坏人,也不是完人——不过如果让他选的话,他才不要做完人,否则这一生该有多枯索无趣。

他就是个有毛病缺点的好人。

猜想贾琏在朋友圈里,应该是言行最练达温和的那个,是最会替朋友保密的那个,是最懂得给人台阶下的那个,是气氛尴尬时一定会出来打圆场的那个,是别人讲笑话他要想一想才笑的那个,是饭局上趁人不注意悄悄就把账结了的那个,也是需要帮忙时找他他会记在心里,但是会回复晚一点的那个。

如果你是男生,应该不会拒绝和贾琏这样的人做朋友。

如果你是女生,若郎有情妾有意你请随意,但别要求他娶你,他做不了自己的主。

如果你无意于他,千万别随便撩逗,秉性上的硬伤,泛滥的荷尔蒙导致他根本经不住诱惑。

记得跟他保持距离,放心,他识趣,绝不会纠缠你,他会隔着一张圆桌的距离,不远不近地敬酒,眼里有光,却用淡淡的微笑向你致意。

贾琏 | 王熙凤背后的男人,其实也很可怜 - 百合

-背景音乐-

陈力《葬花吟》

-作者-

百合,十点读书签约作者。文史类专栏作家,著有红学评论集《梦里不知身是客:百看红楼》,该书被媒体评为“年度最不能错过的十大红学书之一”,入选五月全国文艺联合书单,当当、天猫有售。公众号:时光雕刻的萝卜花(ID:shiguangdiaoke720)。本文首发十点读书,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主播-

子林,十点读书签约主播,主持人,记者,原创作者,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关注亲子、育儿、女性成长,遇见我,遇见十年后的自己。公众号:子林的小屋(ID:jc8276)

avatar
小米(MI)智能体重秤 家用健康秤 电子秤 精度高 APP数据测量 led灯显示
可布妮 被套 单纯棉被套全棉被套枕套单品被罩 春晓 枕套
魅族(MEIZU)EP51 磁吸入耳式 运动蓝牙线控手机耳机 黑红色
百雀羚水嫩倍现臻美套装洁面乳95g精华水100ml保湿霜50g隔离乳40 精华水100ml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