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遇见台儿庄 2022年5月29日09:27:14台庄资讯来源:老司机普拉斯1 2771字数 3122阅读10分24秒阅读模式
摘要

现在的孩子,真的是孤勇者。妈妈刚变成刘畊宏女孩,爸爸就化身王心凌男孩。妈妈那边看型男,爸爸这边瞅甜妹,而现在的小学生难道只配看这样的?教科书级别的丑,真出现在了教材上。还有的地方,就不是丑不丑的问题了。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那些藏得更深的小动作……

 01

前段时间,斯基家小孩总哼《孤勇者》。

 

斯基心里想:

你个小屁孩,什么年纪,还“爱你对峙过绝望”。

 

直到人教版小学数学书“丑”上热搜,斯基才突然有点理解了。

 

现在的孩子,真的是孤勇者

 

妈妈刚变成刘畊宏女孩,爸爸就化身王心凌男孩。

 

妈妈那边看型男,爸爸这边瞅甜妹,而现在的小学生难道只配看这样的?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教科书级别的丑,真出现在了教材上。

还有的地方,就不是丑不丑的问题了。

 

喂鸡画鸡就行了嘛。

 

有些部位就没必要了吧。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特别是无“鸡”教学中,就更没必要了吧。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前面或许可以说是褶皱,后面总不能还甩锅给裤子吧。

 

嗐,骗我可以,注意次数。

02

突然就有点怀念2015年了。

 

至少那时的学生,还乐意在这教材插图上涂涂画画。

 

一场关于教材插图的“二次创作”,让“杜甫很忙”。

 

一会扛机枪。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一会骑白马。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该插图出自人教版高二《语文》(必修三),作者蒋兆和。据说是画家照着自己样子画的。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你别说,真挺像。

 

看到这些,大家无不会心一笑,我们读书那会儿不也是这么干的?

 

而反观这次丑上热搜的那些插画,活活让杜甫下了岗,想忙也忙不起来了。

 

小学生内心OS:让我搁这涂鸦,我做不到啊。

 

不幸的是,天天的数学课,都得与它对峙。

 

有勇气这样学数学。

 

这还不是孤勇者,是什么?!

03

更可气的是,说这教材丑吧,可它偏偏又得了奖。

级别还不低。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2013年,曾获中国出版政府奖装帧设计提名奖。

 

该奖是我国新闻出版领域的最高奖,每三年评选一次。

 

而说起人民教育出版社,那可是咱教材届的国家队,行业天花板。

 

国家领导人亲自题写社名,首任社长是著名教育家叶圣陶。

 

从建社之日起,就特别重视插画工作。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早在《编辑工作》1955年第5期,叶老就这样说了。

 

作为教材国家队,你得支楞起来啊。

 

这是人教社设计部全家福,现行教材大多都是出自他们之手。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所以,一直在努力,从未被超越。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朋友,来看看自己学的是哪一套?还记得起当年的封面吗?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Li Lei and Han Meimei,can you remember?

 

苦心经营到第十一套。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结果啪的一下,天花板漏水了!

 

斯基也纳闷,丑就算了,难道还是盖章认定的丑?

 

难道是咱们水平太低,体会不到这份独特的美吗?

 

当然不是,这套获奖教材里,也就数学书是这诡异画风。

 

你看由著名绘本画家景绍宗绘制的《语文》封面,这不就很好吗?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04

 

看来问题就出在这数学教材的美术设计上。

 

与其他教材详细记载分工不同,数学课本只写了“插图: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

 

吴勇何许人也?

 

1965年生于湖北武汉,1984年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潢系书籍装帧专业,1988年进入中国青年出版社美术编辑室,曾担任该室副主任,兼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中国地区)艺术顾问。其头儿是书籍装帧大师吕敬人。

二人情同父子。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1996年,二人与另外两位书籍设计师联合办展,吴勇也因此爆得大名。(左一为吕敬人,左二为吴勇)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吴自述其父亲是武汉大学动力系主任、教授。受父亲影响,选择了教育行业。而在下海单干前,他也是该社最年轻的处级干部。

 

1998年,成立了吴勇工作室。

 

这是1999年的一篇采访。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吴勇有没有能力呢?

 

因为工作缘故,他设计过团的十四大纪念封。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也设计过2008年奥运会纪念钞。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还设计过复旦大学建校100周年纪念邮票。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在《中国青年出版总社:新时代红色基因的传承与创新》这篇报道中,记者将其与吕敬人并称为具有世界水准的设计师。

 

看来业务能力也是经过业界认证的。他本人也确实身兼数职,并常在各项设计赛事中担任评委嘉宾。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不过,来考考你,吴勇画笔下的这位明星是谁?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刘芸看了,哈哈一笑,这该不是高晓松高老师吧?

05

 

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是怎么接到这单大活的呢?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这就要说到插画作者的遴选机制上了。

 

从2011年接手统编教材的设计,先是成立了以吕敬人为首的修订专家组。而吕敬人本人也担任艺术设计总顾问,还是人教社70周年庆特别嘉奖的“功勋作者”。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同时,每一册教科书都设有专职美术编辑负责。

 

负责这套数学书的便是郑文娟。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据吕总顾问说:

教材所使用的插图都是由各科编辑部分别去找作者或插画师完成的,并且对于封面图片的选择,上级部门有非常具体的审定要求。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因此,请什么样的人来画,该请什么样的外援来,绝非儿戏。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遴选要求:全国最优秀

 

要怎么选?

按照人教社设计部主任张蓓的原话:

严格筛选。

但这严格筛选背后有没有什么玄机,服务外包有没有招投标,这些人真的就是全国NO.1吗?

 

这就无从得知了。

 

而封面设计的另一位负责人——吕旻,正是吕敬人的公子。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其2003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舞台技术专业,之后便进入敬人设计工作室,2013年起担任工作室设计总监。而这套教材的版式设计就多有赖于该工作室。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而这些外援中,除了天眼查查不到的吴勇设计工作室,还有另一家设计公司——奇文云海。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不过好在,你永远可以相信裁判文书。

 

据一份民事判决书显示: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就是吴勇。

 

你办事,我放心。

 

想必吴勇能独挡一面,与此莫不相关。

 

至于插图具体出自何人之手,还有待后续调查。

 

是个别员工行为,还是集体创作?

 

要查的话,相信不难查到。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毕竟他们也是要领酬劳的吧。

 

总不会又是临时工吧。

 

06

 

有意思的是,吴勇撰文怼过老谋子,甚至不惜以“文化罪人”称之。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所谓“文人相轻”吧,不管了。

 

他也狠狠吐槽过北京西客站的设计,斥其为“不伦不类的文化怪物”。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什么现代化的骄阳,反正斯基是看不懂了。

 

但下面这段,斯基大概是看懂了。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斯基给大家翻译翻译:要圆滑地迎合,巧妙地妥协。

 

规定动作之下,我就爱整点你一眼看不穿的小动作。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在一次采访中,吴也说过:

自己做的一些东西被他们经常说擦边球,认为挺有新意,但又不违反出版。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诸位看看,这顶帽子怎么样?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嘿嘿嘿,你怎么才看出来呢。

 

那些藏得更深的小动作呢?

07

一套教科书要放心交到学生手上,必须经过国家教委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的严格审查。

 

为此我国已经颁布多部法律法规,明确规定教材“凡编必审”“凡选必审”“管建结合”,将教材建设纳入教育督导范畴之中。就在不久前,还在《关于教材工作责任追究的指导意见》中规定了追责机制。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教育部教材局也下设教材审查管理处。

 

重重审查,层层把关,只为把最好的教材奉献给孩子们。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插图部分当然也是如此。

 

据亲历者所言:

到了审查环节,会听取审查委员、各专业领域专家的意见和全国百名特级教师的建议,还会在全国一些地区试教试用,征询孩子们对插图的想法。接受意见再次调整内容、调整构图,之后是线稿的正稿、色稿正稿,直至最终的相关部门审查。

 

这套数学教材推出前,想必也经历了这些环节。

 

《中小学教材管理办法》(教材〔2019〕3号)第九条第(五)款规定,语言文字规范,插图质量高,图文配合得当,可读性强。

 

此书甫一面市之时,有一线教师如此评价。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斯基捏着鼻子问一句,真的足够淡雅?

 

当然,也有研究生学位论文赞誉其精美程度足可媲美商业儿童绘本。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斯基又看了看指导老师一栏,“吴勇”二字赫然在列。

 

哦,这位学生还是比较懂事的。

 

比那些单用毕业论文格式不对这一点就能把导师整emo的学生,强太多。

 

能把杜甫活活逼下岗的插图,你说这质量是高呢,还是不高呢。

 

垂死病中惊坐起,只恨图丑出天际。

 

怎么都用了这么久,我们才觉得它挺丑?

 

把时针拨回到1988年。

 

总有人想在教材上搞事情

 

那时的吴勇,还有一头长发,不用带着帽子。

 

出于某种考虑,社里让他专为青年思想教育类图书作设计。

 

吕敬人说,能为孩子做书很荣幸。

 

斯基想说,那就对得起这份荣幸。

 

知识口粮,可不能昧了良心。

来源:老司机普拉斯(ID:laosjplus)作者:玛瑙斯基

相关文章
继续阅读
  • 我的微信
  • 台儿庄,一个寻梦的地方。
  • weinxin
  • 微信赞赏码
  • 您的赞赏,必超所值!
  • weinxin
评论  1  访客  0  作者  1
    • 遇见台儿庄
      遇见台儿庄

      现在的孩子,真的是孤勇者。妈妈刚变成刘畊宏女孩,爸爸就化身王心凌男孩。妈妈那边看型男,爸爸这边瞅甜妹,而现在的小学生难道只配看这样的?教科书级别的丑,真出现在了教材上。还有的地方,就不是丑不丑的问题了。 :evil: :evil: :evi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