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窑村的前世今生(台儿庄区涧头集镇)

2019年9月23日04:48:46 评论 46

 

       人在天地间立心,心在天地间立德,德在天地间立美。这就意味着活得很有滋味。为了影响执迷不悟,我们还需要弄清楚两个诗意的问题:“一、你是从哪里来的?二、你将要到哪里去?”否则我们就真的失意了。而失意无疑是一笔巨大的精神破产。身哀莫大于心死,心哀莫大于诗亡。起死回生,或许是一剂文化的药方,它能够解救水火于无知之中。


       众所周知,中华儿女是炎黄子孙。但此种说法,还不够细腻。毕竟这是从民族的角度来说的。每一个中国人的梦里,早就打下了姓氏的烙印。如果是从家族的角度来看,请问,你是黄帝的子孙,还是炎帝的后人呢?


       据我所知,我是炎帝的后人。黄帝有黄帝的贡献,炎帝有炎帝的功绩。神农尝百草,炎帝是农业生产的仙人,也是医学事业的鼻祖。作为中国人,“我骄傲”,因为我们有勤劳智慧的祖先,在为我们的悠久历史探路,在为我们的灿烂文化照明。抑或说,历史像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漫长地攀援过无数座高山,也浅显地涉足过无数条溪水。极目远望,看不到尽头。这是生命的家园,绽放着最初的梦想,属于知识的渊源。


       贺氏源于姜姓,东汉时期改贺姓。贺纯是我们中华贺氏的老祖宗。


       下面,请让我们暂且把镜头聚镜在贺窑村吧!贺窑村位于山东台儿庄涧头集镇东南8.5公里,在翠屏山的西边,当下管辖着小楼子和贺窑这两个自然村。小楼子是相对而言的,它到底是在为哪座高楼俯首称臣呢?现实的烟云打开历史的扉页,准备掀开谜底的盖头。哦,原来是它——望海楼。到底是怎样的高楼大厦,远离沧海,却还能够清晰地看见海岸线呢?或许就是“方百里,高万仞”的写照吧!登上这样的威楼,看海只是小儿科。摘星竟是小游戏,抚月才是大成就。突然,我想给望月楼改名换姓了。从此以后,我就叫你“摘星楼”或“抚月楼”,可好?


       贺窑村原本姓苏,名曰:“苏楼村”。它是峄阳贺氏在山东的第一故乡。自然成村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北宋时期。那个时候,苏姓声名显赫,富甲一方,有足够的实力,建立起一座让众乡邻景仰的标志性建筑。就这样,望月楼应运而生了。由于是苏姓建造,所以该楼被称为苏楼,该村被命名为苏楼村。


       用姓氏为自然村取名的文化现象,在中国颇为普遍。如:赵庄、赵村、孙庄和刘村等。除此之外,用该村的标志性建筑物命名,也是一种人文奇观。如:白庙村。这是因为村子的坐标在白山以西,村西南角有一座庙,名叫白庙,所以这个村子也就顺理成章地姓白名庙了。这是情份,也是缘份。


       沧海桑田。历史的兴衰在变迁,姓氏的荣辱也在悄然地发生着变化。明朝嘉靖年间,苏州是山东峄阳贺氏在江南的最后的故乡。陶匠贺氏开始北上,踏入了流亡的旅途。几多春雨,几度秋霜,最终来到了苏楼村。或许是冥冥之中,该村的望月楼成为了他的导航。指南针摇身一变,变成指北针了。指北针的东面是海,西面是地,南面是天。


       先人衣衫褴褛地来到苏楼,风尘仆仆地讨饭不是长久之计。即使勉强解决了脸上的温暖,也无法捍卫骨子里的尊严。“人穷志不短”,先人困了就到翠屏山下去,那是一块风水宝地呀!像阿Q的精神胜利法,取悦自己:“我占山为王喽!我占山为王喽……”穷开心,也是一笔无价的瑰宝。


       在苏楼村和翠屏山之间,于夹缝中求生存,这也是强者攻艰克难的法则。在山的西麓扒土屋栖身,躲避凄风苦雨的侵袭。谁曾想,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先人竟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惊喜。山坡的土质粘性上好,红得像是鸡冠子血。这是“有米之炊”呀,“巧妇”可以烧制出一等的土陶器。这真是“天助我也”!不,神助你也!


       “一招鲜吃遍天”,手艺人靠技术吃饭。无论走到哪里,他都能够开辟出一块精准扶贫的沃土。陶盆烧制出来了以后,视觉形象堪称完美,花纹栩栩如生,实用价值更是无可挑剔。陶器不但可以用来烧水做饭,还可以用来盛茶聊天。一时间,赤脚成了绅士,气丐成了富族。还真是验证了那句古训:“十年河东转河西,莫笑穷人穿破衣。”


       鲁南的上帝纷纷前来,苏北的顾客也踏破了门槛。商家方圆几百里,他们给财神送来了滚滚志气。由于是贺家人在荒山野岭盘的窑,所以不知道苏楼村的人,都说:“这是贺窑村。贺窑村烧的陶器就是好!”大拇指在无数人的心里竖立起来,成为了一座座亮丽的口碑。


       凡是有买卖的地方,也就形成了集市。生意最红火的时候,陶屋达到了四十多座,陶匠达到了一百多人。用现代时髦的话来说,陶屋不是陶屋,而是应该叫作“贺窑集团陶器责任有限公司”什么的吧!


       贺窑村是陶器工厂,也是梦想工厂。科技强国,文化兴家。贺氏族人秉承“忠厚传家远,诗书继世长”的持家信念,鼓励子孙发愤读书。文化转型,陶器工厂转变成了人才摇篮。从这里,走出来了一个贺敬之。他曾是中宣部副部长、文化部代部长、文学艺术研究院院长、中国文联委员、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剧协书记处书记、《人民日报》文艺部副主任等。他是我国著名诗人。想必你一定拜读过他的作品《回延安》,也一定受教过他的妻子柯岩的作品《周总理,你在哪里》。这只是冰山一角,这只是沧海一粟,这只是万花一朵。有人说,贺敬之是诗界泰斗。也有人说,贺敬之是当代诗魂。不管怎么说,我认为都不为过。《山东文学通史》有这样的描述:山东诗人,以臧克家为代表的第一代,是从意象化新诗到形象化新诗转移的一代;以贺敬之为代表的第二代,是将形象化新诗推向极致的一代;以桑恒昌为代表的第三代,则是探索新诗意象化而卓然有成的一代。


       1940年,贺敬之开始发表作品。1951年,他主笔的歌剧《白毛女》,获得斯大林文学奖。一时间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声名海外。“斯大林文学奖”的荣耀证书和璀璨奖杯,至今仍被陈列在贺敬之柯岩文学馆里,堪称镇馆之宝。看到以后,我的感觉,除了震撼,还是震撼。什么样的人,才能够写出这样的惊天大作呢?答案必是:贺敬之。本着“合作共赢”的原则,贺敬之邀请丁毅参阅自己的作品,并共同做了一些适当的修改。就这样,《白毛女》成了贺敬之和丁毅的丰功伟业。这也是他们深厚友谊的最美见证。


       贺窑村是名人故里。贺敬之是从这里走出来的。诗人的美梦还时常会回到这里散步。贺茂之将军的先祖,也是从这里走出来的。将军的思绪,还时常会回到这里溜弯。我的祖先也是从这里走出来的。每年的清明节,我们贺氏子孙都会在这里举行祭祖大典。“幸甚至哉,歌以咏志”,人山是一件美篇,人海是一幅佳画。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就不是一名好士兵”,我愿意在文化的阵地上,勇敢地一个好士兵。“做不做诗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做一个诗做的人”,我愿意为把自己培养成为一个诗做的人而笔耕不辍,坚持原创。


       我骄傲,我可以捧起书香,拜读贺知章的《咏柳》:“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我自豪,我可以挥毫墨香,撰写我的《咏雪》:“姿如柳絮漫天扬,麦盖绒棉美梦香。大雪为谁来伴舞,温柔故里俏新娘。”


       这是一个百花齐放的太平盛世,这是一个百家争鸣的热血文坛。衷心祝愿,每一个爱诗的人和诗爱的人,你们的或婉约或豪迈的诗情,都可以在画意的灵魂的最深处,拥抱到更美丽的远方!

【作者简介】


        贺承德,笔名明我以德,山东枣庄人,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中文系,中国诗歌报首届诗词班学员,贺敬之柯岩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原贺氏》编委、《台儿庄古城报》专栏作家、台儿庄诗词联赋协会副秘书长、泇运河书画院创联部副主任,作品发表于《中华贺氏》《中原贺氏》《枣庄日报》《枣庄晚报》《山东教育》《江西教育》《教师博览》《班主任之友》《诚信山东》《齐鲁文学》《中国诗歌报》《中国现代诗人》《中华福苑诗典》《山东诗歌》《台儿庄古城报》《台儿庄周讯》《暮雪》《雪魂》《家乡》《运河》《兰亭诗画》《新年心语》《华夏诗文》等报刊杂志和诗歌选集,曾获中国•枣庄第三届辣子鸡美食文化节征文优秀奖和《抱犊》杂志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征文优秀奖。他认为,与诗结缘,心情比画意还要妖娆。

                                                                                                                (遇见台儿庄编辑)


  • 我的微信
  • 台儿庄,一个寻梦的地方。
  • weinxin
  • 微信赞赏码
  • 您的赞赏,必超所值!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