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来信】山东台儿庄黄邱矿区生态恢复与美丽乡村建设研究

2019年8月26日04:12:55 评论 97
摘要

 黄邱山区位于山东省枣庄市台儿庄区最南部,是山东的南大门。这里共有大小山头36座,东西狭长8公里,南北宽窄仅两公里,当地人称此地为黄邱山套。《左传》记载的偪阳大战就发生在这里,现存的偪阳古城遗存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被纳入国家大遗址保护目录

山东黄邱矿区生态恢复与美丽乡村建设研究

李彦辰

(北京林业大学,北京 100083)

作者:李彦辰,男,山东台儿庄人,北京林业大学博士。

主要研究方向:环境设计、材料科学、产品设计、生态保护与开发。

摘要:在过去的经济发展过程中,矿区为城市建设和社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但是由于开采水平落后、无序开发等问题也使很多矿区的原始生态和人文遭到了严重破坏。近年来国家提出的“美丽乡村”政策是解决矿区人地矛盾的重要举措。美丽乡村建设需以地域特点为基础,深入了解当地的文化、植被、水文等要素,使生态恢复和美丽乡村建设真正落到实处,从而形成生态链和产业链良性发展的模式。以山东枣庄黄邱革命老区为研究对象,以文献研究和实地调查和实践相结合的方法,挖掘了老区的人文特色并制定了生态恢复和乡村改造方案,为“美丽乡村”应用于矿区恢复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关键词:矿区环境破坏;生态恢复;美丽乡村建设

中图分类号:TU986.2  文献标识码:A

The research of ecological restoration and beautiful country construction at the mining area in Shandong Huangqiu

Li Yanchen

(Beijing Forestry University, Beijing 100083)

Abstract:The mining area made a great contribution on the city construction and social development in the past economic development.But we meet a problem that the original ecology and people’s civilization are destroyed because of backward mining level and disorderly development.The “beautiful country”,an important policy to solve the problems between human and land.Only with the basis of local characters about culture,vegetation and hydrographic condition ,can we adopt workable measures of ecological recovery and beautiful country construction .Thus, the development model of ecological chain and industrial chain is formed.The article based on the research of Huang-qiu old revolutionary base ares, combined with literature research and field survey and practice,excavating the cultural characteristics of the old areas and formulating the ecological restoration and rural reconstruction plan.The application of "beautiful countryside" to the mining area has certain reference significance.

Key words:environmental damage in mining areas; ecological restoration; village building
可持续发展的核心问题一直是人地矛盾。在人类生产水平较低、人口较少的时代,人地矛盾并不是很突出,自然环境也可以较快的自我恢复。但是随着人类数量的爆炸式增长以及对能源需求的提高,随之产生的就是对自然环境的掠夺式开发并遗留了大量采矿废弃地。如果不能解决矿区废弃土地的治理问题,必然制约社会、经济的发展。我国的矿区开发也经历了先开采再治理的过程,在过去的经济发展过程中,遗留了很多采矿废弃地,人与环境的矛盾比较突出。新时期以来,科学发展、可持续发展理念深入人心,尤其是“美丽乡村”建设更是促进城乡统筹发展的重要举措,也为大多数地处乡村的采矿废弃地带来了机遇[1]。

一、生态恢复及“美丽乡村”理念概述

(一)生态恢复理念

生态恢复一直是应用生态领域的热点。生态恢复指对退化生态系统的恢复,恢复区域良性循环及功能要求。对受损生态系统的恢复是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需要,也是人类生存发展的需要。上世纪70年代,日本宫胁昭教授提出了著名的“Miyawaki method”理论,之后英、美、澳等国家相继提出针对矿区复垦的方法策略,使生态恢复与重建逐渐成为经济建设过程中的重要主题之一。

恢复生态学由英国学者Aber和Jordan于1985年提出,恢复生态学是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学科,其研究对象主要针对受自然灾害和人类活动破坏后的自然环境,由于不同国家相异的文化背景以及地域特征,使生态恢复具有综合性和复杂性。我国生态恢复研究较西方晚,并且通常由林业、水利、农业等不同部门提出和实施,使得生态恢复缺乏整体的考虑,甚至有些恢复工程为了赶进度求效果浪费了大量人力、物力,从而对生态系统造成了二次破坏。所以,生态恢复是一项需要深思熟虑和整体把关的工程,应当把地理、人文、景观、艺术等各项学科综合应用于废弃土地,这样才能使破坏后的生态环境变废为宝,满足人类的生存和发展需求[2-4]。

(二)“美丽乡村”理念

美丽乡村,是小康社会在农村的具象化表达。我们要建设的美丽乡村,是农村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的有机结合,集中体现在环境美、风尚美、人文美、秩序美、创业美五个方面。在过去的发展过程中,城乡差距始终没有很好的解决,乡村为城市建设提供了人力、物力,这也使乡村人口比例失衡、生态恶化、发展疲软。但是广大乡村仍保留了丰富的人文遗产自然山水,随着人们精神生活的提高,发挥出乡村资源的价值逐渐被人们期待,“美丽乡村”便是针对这些现实问题而产生。在以往的乡村建设中很容易走进一个误区,以为兴建了休闲运动场所、种了绿化带,拆除了危旧房就是新农村了。美丽乡村建设除了要打造“外在美”外,更要注重“内在美”,只有内外结合,才能促进自然村落的可持续发展[5]。

二、黄邱山区概况及生态破坏状况

(一)黄邱山区概况

黄邱山区位于山东省枣庄市台儿庄区最南部,是山东的南大门。这里共有大小山头36座,东西狭长8公里,南北宽窄仅两公里,当地人称此地为黄邱山套。《左传》记载的偪阳大战就发生在这里,现存的偪阳古城遗存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被纳入国家大遗址保护目录;有2500多年树龄的古银杏树,现为齐鲁第二大古银杏树;2013年底,辖区内黑山西明清茅草房居落被批准为山东省第四批文物保护单位,村内完整保存石墙、石屋、石板路,院内陈放着有石台、石磨、石臼和石槽等物件[6],让人记得起乡愁(见图1)。

图1 黄邱村容村貌

黄邱山区抗日革命根据地,是1940年1月1日鲁南地区党委和一一五师党委建立的,是当时华中通往华北和延安的重要通道。运河支队以此为根据地,先后同日军发生过大小战斗数百次,毙伤日本侵略军5000余人。 1943年12月25日,新四军代军长陈毅从华中赴延安参加党的“七大”,取道于此,笑着说这里是“一枪可打透的根据地。”并写下了诗篇《过微山湖》:“横越江淮七百里,微山湖色慰征程。鲁南峰影嵯峨甚,残月扁舟入画图。”。解放战争期间,运河支队编入了华东野战军[7]。

(二)黄邱山区的“个性”

1、地理个性

黄邱山区有代表性的老村落多是围绕在台儿庄最高峰——大黑山的周围。一些村子周围还是“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真是美不胜收。从地理图上看,黄丘山套如同一条卧龙,(这是台儿庄的土龙脉),以穆柯寨为龙头,众多村子被这条巨龙保护着。从风水学的角度看,北面的大黑山就是村子的祖山,南面的二伏山是案山,东西面的山丘形成青龙山和白虎山,这就是传统村子选址的理想地点!

图2 张山子山脉走向

2、建筑个性

       这里就以鹿家荒村的民居建筑为例。鹿家荒村依地势呈阶梯状向主峰大黑山延伸。村子的住宅多为石头房,建筑材料都是就地取材,因此形成了独具特色的石房聚落。村子以四合院、三合院为主,这取决于户主家的人口和财力。一个完整的户型都是坐北朝南,包括大门、正房、东西厢房、牲畜饲养区、外用卫生间等。正房是院落里最高的建筑,房顶采用硬山式造型。正房多有一个大门,从大门进去后是客厅,客厅两端是卧室,长辈居东,晚辈居西。在正房东西两面会拓展一个区域用来饲养牲畜,正房一般只有南窗没有北窗,现在有北窗的也开建的既高又小。在大院东面是厨房及储粮室,在风水学上认为东面属木,厨房属火,两者结合有利于家宅兴旺。大院西面是水房及厕所,这也对应了风水学上西方属水的传统。东西向的房间多数是平屋顶,有楼梯可以通到房顶,这样可以在房顶上晾晒粮食。大院中也会栽种一些树木植被,比如枣树、石榴、樱桃、银杏、柿子、家槐等。

3、人文个性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由于保护不力,重视不够,很多古村落和民俗消失在了城市化建设的大潮里。当全国的城镇乡村都变得雷同,千城一面,万乡归一,我们终于发现过去的老物件是那样的珍贵,因为那里蕴含着历史、民风、民俗,还有文化软实力、遗产竞争力,以及游子们的足迹、记忆、寻根梦。如今我们住在高楼里,抬头看不到蓝天,侧耳听不到鸟鸣,出门后也只是汽车的噪声,虽然一切都现代了,都方便了,可总感觉缺了点什么。我们常常会想,老家村头的磨盘上是否还有爷爷奶奶的欢声笑语?村后的柿子树下是否还有童年玩伴跳绳打溜蛋的倩影?村子升起的袅袅炊烟是否还有二大娘、三婶子在做着地锅饭?我们过去想要抛弃的生活如今反而成了我们回不去的曾经,这时才突然发现,人生不仅需要现代,而且需要传统;不仅需要生活物质,而且需要家国精神;不仅需要青枝绿叶,而且更需要那深藏于泥土而看不见的根系呀!

令我们值得欣慰的是,黄邱山区因偏居一隅而保留下了山川田园和众多的老村落,那鸟语花香、鸡飞狗跳的意境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传统,是现代城里人享受不到的。我们常常在新闻中看到,很多在城市中一度腰缠万贯、披金戴银、油头粉面的帅男靓女又回到了大山里过起了隐居的生活,到农村去越来越成为城市居民的时尚。

黄邱山区的另一个有价值的人文个性是运河文化。因为这里离京杭大运河仅十公里。将其和运河景观协同开发将有利于搭上运河经济带的建设的东风,并对国家宏观发展战略形成支撑作用。有的运河文化研究专家提出了“大运河经济带”概念。这条纵贯北京、天津、河北、山东、河南、安徽、江苏、浙江8个省、直辖市的“经济带”,连贯了我国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和长江经济带,而且连接长江三角洲和京津冀两大城市群。尽管有些专家认识了这条经济带的战略支撑地位,但我国政界还没有明确提出这条经济带的战略性,原因是这条经济带运河上下不连通,南北发展不平衡,战略支撑作用不明显。因此,作为大运河经济带重要链条上的山东运河,有责任先行一步,率先促成运河沿线的隆起,促进大运河经济带尽快成为国家发展新的支撑。如果山东运河隆起带支持了国家战略发展,支持了长三角和京津冀,那么山东运河沿线就会得到国家的垂青,就会得到长三角和京津冀经济发展的红利。这是相辅相承、互动双赢的关系。所谓发展红利,是指一个区域、国家乃至全球由于空间结构、网络结构、产业结构、人力结构和营销结构的趋势调整,区域发展在等级、有序、互补、高效的整合中所获取的额外收益和潜在收益的总和,即区域整合之后所带来的发展潜力与整合之前的现状能力之差。当经济主体从一个低级平台向一个高级平台整合时,生产要素的组合趋好、资源配置趋优、专业分工趋强、发展成本趋低,发展红利在原有基础上平均提高10倍;但从省级规模向跨省规模整合时,发展红利在原有基础上平均提高100倍。这就是区域发展带来的红利。比如上世纪九十年代江苏省实施苏南带苏北的“徐连经济带开发”战略,是地级向省级规模的整合,使徐州市、连云港市等苏北地区赢得了倍增的发展红利,让鲁南、鲁西南望尘莫及,同样的级别、同样的职称,工资水平鲁南与苏北是不一样的,苏北明显高于鲁南。山东在同一时期,也提出了鲁南经济带开发,也想让胶东带鲁南共同发展,但雷声大、雨点小,仅停留在口头上,纸面上,使鲁西南沿运地区没能得到区域发展的红利。再如浙江的嘉兴和江苏的昆山都与上海相邻,但在发展上差别很大,原因是浙江开始时害怕上海的发展会影响自己,既不肯积极支持上海的发展,也不肯对上海完全开放,而江苏则主动为上海的发展提供各种便利条件,同时充分利用上海的资金、人才、技术资源发展自我,从而使江苏无锡、苏州等地率先尝到了区域发展的红利。江苏的昆山只是个县级市,目前上市公司多达几十家,而鲁西南一个地级市的上市公司只有几家,甚至有的是空白,这就是发展红利的差别。所以,要通过山东运河经济文化融合发展隆起带建设,一是争取国家的支持,二是争取区域经济发展的红利。黄邱山区所在的张山子镇刚好处于京杭运河的中心点上,是鲁南苏北的中转站。一方面,我们要积极对徐州开放,充分利用徐州的资金、人才、技术资源壮大自己,打破城市的地域保护主义。另一方面,我们要充分挖掘自己的特色。过去的靠山吃山策略绝对是行不通了,走绿水青山发展之路才是正路。

图3京杭大运河台儿庄段

(三)黄邱山区生态破坏状况

黄邱山区早年距离县城较远且交通不便,使得这里的经济文化建设一直比较落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因黄邱山区因为拥有较为丰富的石料及矿产,入驻了一些采矿企业。企业的入驻一方面解决了部分村民的就业,拉动了地区经济的发展。但是另一方面由于只开采不治理破坏了当地的生态,使拥有深厚人文历史及红色精神的黄邱山区逐步被一个个矿坑包围,严重破坏了山区的地理风貌及生态系统。比如黄邱山区比较著名的山丘——穆柯寨,其名字由来据说是因为宋代巾帼女将穆桂英在此安营扎寨,并是黄邱山区之山口,具有很高的文化价值。但是由于没有进行合理的规划,如今已经失去一半山体,进山的道路也被破坏并伴有扬尘,山下的水系也浑浊不堪。另外还有抗战时期“库山保卫战”的发生地——库山,目前山体已经消失,形成了一处巨大的矿坑。其他受到破坏的山系还有大黑山、二伏山、莲花山、大蒋山、双顶山、扒头山、高山等等(见图4)。

(被破坏的穆柯寨山)

(被破坏的库山)

(被破坏的扒头山)

(被破坏的双顶山)

(被破坏的莲花山)

(被破坏的高山)

(被破坏的大蒋山)

(被破坏的群山)

(四)黄邱山区开发面临的问题

1、人口结构老龄化

同大多老村子一样,黄邱山区也面临着人口结构老龄化的问题。因为年轻人都出去务工了,进城了,留在村子的多是没有劳动能力的妇女、儿童和老人,被人形象地称为“三八六一七零部队”。这种局面如果长期存在,则不利于农村建设,因为再过几十年,人口更新的速度就赶不上人口减少的速度,人口自然增长和机械增长都会大幅下降,村子就会慢慢从老年村变成弱小的空心村,村子也就慢慢的消亡了。

农村人口老龄化,有前因,也有后果。我认为农村人口老龄化的原因可归结于以下几点:

A、农耕经济无法吸引年轻人留下来,同样是付出劳动,种地比外出务工不仅辛苦,而且收入少。

B、就业机会少,无法吸引外来人口创业

C、离城区较远,无法带动农村经济发展。

D、经济发展模式单一。

找到了这些原因,,我们就可有针对性的研究措施,来巩固和增加老村的人口,增强老村的生命力。

2、经济转型的矛盾

虽然我们都知道粗放式的开发资源只能暴发户式的短暂致富,对未来的经济建设推动不大,但面对现实,的确存在许多矛盾不好解决。首先是矿产开发的问题,因涉及政治、财税、社会就业等问题,一时很难解决。对此,要借助文化遗产保护、森林保护、环境保护、生态创建等大正方针,借助可遇而不可求的政治或经济机遇,逐步加以解决。习近平总书记“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的指示,对山区的保护是有利的。

其次是已破坏环境的治理问题。就拿穆柯寨来说,如果把穆柯寨打造成进入黄丘山套的山门,这是需要资金投入的。未来开发旅游业也需要搞好服务设施配套,这些都需要地方领导的魄力和当地百姓的配合才可以实现。万事开头难,如果制定出一个规划、设计出一个方案、研究出一套办法,那么也算是兵马未动而思路已行,这说明地方党委政府对山区保护的信心和决心。

三、黄邱矿区开发的原则与措施

(一)生态恢复原则

1.自然优先原则

生态系统像人体具有免疫力一样,具有自我调节和修复的能力。矿区在不经过人为干预的状况下也可以实现自我修复。人们在进行生态修复时一定要尊重自然、顺应自然,在前期可以不用过于强调人工作用,而是要利用自然环境的能动性进行修复。目前,黄邱山区的矿坑废弃地的植被、水系虽然遭到破坏,但是被破坏的范围呈现点状而没有影响到整个区域的生态,所以现在需要做的就是首先控制或取缔矿场对山区的继续破坏,给山区一定的时间进行自我恢复。人们需要做的是为自然恢复做好辅助,具体方法有加大生态监管,加强封山育林育草,建设水土保持涵养林。对一些破坏极为严重,自然恢复较慢的矿坑废弃地,人工可以采用积极促进的方式进行恢复。

2.因地制宜原则

不同地区的矿区具有不同的土壤特性、气候特征、水文、动植物,这些差异应当在生态恢复之初重点考虑。现在有很多矿区恢复只是局限于矿区周围比较狭小的范围,欠缺对矿区定位的考虑。这需要将视野扩大,判断好矿区所处的地理位置与城市之间的关系以及未来应当扮演什么样的角色。适合发展农业的地方要发展农业,适合发展林业的地方发展林业。通过景观重塑策略合理规划,这样可以提高土地利用率,也为未来山区的经济建设打下基础。

3.景观安全原则

景观安全是针对人来说的,因为矿区的生态恢复的落脚点最终还是与人之间的关系。这包含两方面的内容,第一个是景观给予人的安全,另一个是人给予景观的安全,所以景观安全是所有环境因素和人类活动共同构成的系统,只有两方面都得到兼顾才能发挥作用。黄邱山区在进行生态恢复时需要对安全格局进行预判,要考虑到这里的地质灾害等安全隐患,做到防患于未然。

4.综合效益最优原则

矿区在进行生态恢复时要考虑政治效益、经济效益、文化效益和社会效益,因为矿区属于城市规划的一部分。这四个方面相互联系,相互制约,共同促进社会的发展。所以有时候当某一方面最优时,整体却不一定最优,这就需要权衡各方面的利弊,进行适当的取舍从而达到整体的最优。比如过去黄邱山区经济单一,为了发展就靠山吃山而没有考虑到山挖空后该怎样发展。现在黄邱所在的台儿庄区已经成为山东重要的旅游目的地,依托京杭运河重建了运河古城,但水多山少却成了短板。黄邱山区如果能利用自身丰富的自然和人文条件发挥出“山”的优势,就会弥补台儿庄区水多山少的短板,带动全域旅游,这就是黄邱山区的综合效益最优选择。

(二)生态恢复措施

1.土壤基质改良

土壤在遭到破坏后土质肥力会下降,从而影响植被的生长,有些盐碱性土地的恢复过程更加复杂。土地基质的改良方法包括物理和化学两种手段,最终是为消除土壤毒性,改善土质PH值,增强土地中微生物的活性,促进植被的重新生长,黄邱山区可采取的措施有:

1)表土转换

表土回填需要结合不同矿坑的破坏状况制定策略。一般来说,在矿坑开发的同时,就需要保留好开挖出的土壤以备后期治理的时候进行回填,这在欧洲等国家具有明确的要求。表土回填具有明显的效果,因为原地表土壤更能促进植被的生长,能较快的实现与周边环境的契合。

如果原有土壤没有得到很好的保留就需要采用客土回填法。 即取别处的土壤对矿坑进行覆盖,考虑到土地结构及运输费用的问题,客土最好采用当地的土壤。覆土的厚度要根据实际情况而定,如果要后期种植农作物,厚度则需要50cm以上。对于沉陷区和采空区可以相互配合填土,比如在沉陷区开挖河塘,将开挖的土质回填到采空区。

2)调节PH值

采矿后的土壤因受采矿过程中矿物质的影响,土壤的PH值会出现异常。这会阻碍动植物的生长,破坏生态平衡。面对这种问题,可以采用“化学中和”的方式加以调节,即针对原有土壤的性质加入一定的化学原料使土壤接近原有土壤的酸碱值。黄邱山区土壤呈酸性,目前的矿坑因受开采水泥、石膏等矿产的影响使土壤PH值偏碱性,可以加入硫磺用作化肥原料,还可以达到杀菌除虫的作用。还可以加入硫酸,硫酸易渗入土壤,可以达到强烈的中和反应,但使用过程需要谨慎。

3)改善土质营养

矿区的土壤缺乏植被生长必需的氮磷钾等微量元素,可以通过施加化肥进行调节。但是化肥只能短期达到补充土质营养的目的,不宜长期使用。较为稳妥的方法是向土壤中加入炭屑、秸秆等有机物,也可以加入动物粪便。此外,通过种植豆类植物也可以达到固氮的作用。

2.植被恢复

植被具有固土蓄水的功能,是决定生物多样性的前提,也可以调整景观结构。黄邱山区水资源较少,夏季气温超过25℃,冬季气温零度以下,四季分明。所以植被的选择应该以耐寒、耐旱的植被为主。从未破坏山体植被来看,这里大型乔木以侧柏、杜松等针叶林为主,灌木以铁扫帚、荆条、红豆草等先锋植物为主,均为适应能力较强的植被。针对现有矿区可以采取分阶段种植的手法。前期可以以豆科植被作为先锋植物,利用其固氮作用提高土壤的氮元素。其原理是通过寄生在植物根系的根瘤菌,利用固氮酶的催化作用还原土壤中的分子氮。常见的固氮豆科植物有紫云英、山野豌豆、沙打旺、红豆草等。通过一段时期的固氮植被调整后,可以考虑种植一些适应性较强的乔木,比如侧柏、刺槐等。经过这两个阶段的植被恢复,土壤的肥力和水土保持能力会得到很好的改善,这时候就可以根据景观配制的要求种植一些花卉及果树。

3.景观重塑

山地在经过矿产开发破坏后会形成台阶、裂缝、山崖、石林等特殊的地貌,是一种特殊的视觉体验。可以根据这些地貌特征布局景观要素。比如坡地可以改造成梯田,种植油菜花改善景观效果;比较深的矿坑可以蓄水改造成水库 ;比较浅的矿坑可以通过土壤回填后种植林木。还有一些遗留的矿区建筑和设备可以适当保留,将其改造成艺术区、文化创意产业园或者酒店,既体现了矿区的发展轨迹,又节约了成本,还可以营造出现代工业风丰富人们的审美。这样的案例很多,比如北京的798艺术区、江苏太仓LOFT工业设计园、德国诺德斯顿公园等。如果这样的案例不容易参考的话,与黄邱山区一山之隔的徐州市贾汪区在景观重塑方面也提供了很好的参照。2017年12月,习总书记来到贾汪区考察,他夸赞贾汪转型实践做得好,现在是“真旺”了。他强调,塌陷区要坚持走符合国情的转型发展之路,打造绿水青山,并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从现实条件看,贾汪山区的人文资源和景观资源并没有黄邱山区丰富,但是贾汪区却能把握住时代发展的脉搏实现弯道超车,在当前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谁抢抓住了机遇谁就能赢得主动权。

图5 徐州贾汪区矿区改造的督公湖

(三)人文恢复措施

1、加强自然与人文遗产保护

2005年,山东省曾提出山东运河“经济带、文化带、旅游带、风景带”建设,简称“四带”,十年来,全省有关部门和沿线城市在规划理念上、媒体宣传上、港航运输上、文化旅游上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了初步成绩。但是我们还应该看到,在“前有标兵,后有追兵”的背景下,与先进地区相比,山东在经济文化融合发展上还没有实现大的突破,更没有改变山区欠发达的局面。究其原因,既有思想观念上的,也有体制机制上的,还有组织建设薄弱、配合协调不力、资金投入不足等问题。这需要改变传统的思维和管理模式,借鉴国内外先进的开发模式,由内而外提升山区的经济质量。

对黄丘山区现有的山体、山林、果园、水系、村落等要严加保护,防止或杜绝工矿企业都想来啃一口“唐僧肉”。能创牌的要创牌,比如国家或省级森林公园。能挂牌的要挂牌,比如黑山西村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能立碑的要立碑,比如运河支队抗战遗址。能修复的要修复,比如山区过去的庙宇修复、穆柯寨山体修复等。能创建的要创建,比如生态村、生态镇等。按照有联系的观点,黄丘山区的保护,要与台儿庄古城保护、运河遗产保护、偪阳城保护等联系起来,相互影响,相互作用,共同提升。同时要参照苏北山区保护的经验和做法,取长补短。具体到每一个山区老村的保护,一定要保护好老房子、老井、老树木、老巷道、老牌坊、老坑塘、老墓地、老庙遗址等老物件。

(黄邱万亩桃花峪)

(石房)

(红云寺遗迹)

   图6 黄邱人文遗迹

2、挖掘军事文化

黄邱山区的地理位置使其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这里有宋代穆桂英占山为王的传说;清末有幅军农民起义的史实;近代有运河支队“在鬼子头上跳舞”的战斗故事;上世纪六十年代为了响应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的号召,山区留下了众多的国防坑道。这么好的先天条件哪里还有第二家?所以我们应该深入挖掘这里的军事文化,对现存的遗址进行保护和利用。现在大黑山、鹿山等山头的山洞还没有利用起来,我们是否可以将其打造成游线景点、国防教育馆或者度假休闲酒店?如果在周边城市没人做的情况下我们做了,就会争取主动,赢得旅游商机。

图7国防坑洞

3、挖掘民俗文化

现在国家不再以GDP增长为目标,倡导可持续发展和民族文化振兴。张山子保留了很多民俗工艺及历史文物,这些能工巧匠的精湛工艺一直没有很好的对外展示。比如石匠锻磨,木匠的雕花,铁匠的阴阳锤,山民开山的号子,补锅的瓷器活,剃头的挑子,货郎的鼓点,游医的招徕,农民耕种、锄地、收割、打场、狩猎、垒墙等技艺。我们可以将传统手工艺者加以整合,搞好培训和传承,建设传统手工艺展示基地和民俗博物馆。现在台儿庄古城有这样的展馆,但是游客只能看到物而看不到制作过程,游客也不能互动,并且很多展品也不是我们当地的。如果能在张山子大黑山附近建立这样的民俗村和艺术展示点,使手工艺者吃住和工作以及对外展示放在一起,并保留原始的乡土气息,这就弥补了古城在民俗展示上的不足。

不过要注意的是,在建设民俗村上一定要保持乡土性、传承性和原真性。不要像有些民俗村搞的不接地气,甚至直接从很远的地方叫来一些艺术家充当门面。现在是信息社会,如果搞一些假东西,滥竽充数,不仅民俗专家们不满意,而且当地民众也会有意见,这对传统民俗文化是个破坏。

4、开发农业观光基地

之前也提到了,现在到农村去已经成为了一种时尚。因为农村有城市没有的东西。那我们有什么呢?我们有万亩桃花园、有逼阳城遗址、有抗日根据地、有古老的村落、有独特的山乡建筑、有传统的生活方式、有秀美的山水风光。如果邀请专家学者来调研,足以写出很多学术论文。所以我们应该借助国家正在推进实施经济转型的机遇,充分发掘这里的自然人文优势。当地百姓可以为游客提供独特的住所、农家菜等服务。当地盛产奇石、山果、杂粮、中草药等,我们也可有针对性地做一些特色文章,比如建设一些石雕厂、奇石林、果酒庄园、老咸菜厂、桃木制品厂、无公害杂粮厂、养生保健基地等。

现在北京在农业观光上做的比较好的是爨底下村,这是一个明代留下来的古村子,也是电影《投名状》的取景地,其自然环境和建筑风格和黄邱山区比较相似。现在当地的政府已经把那里建成了艺术基地、乡村游基地和民俗展示村,游客络绎不绝。也许我们可以从这个例子上找到灵感。

图8 北京爨底下村

5、在打造教育基地上下功夫

花同样的钱开发景点,那些有正面教育意义的、能弘扬正能量的旅游景点肯定有生命力。比如沂蒙山区利用老区的资源优势,开发了很多红色景点,山东省委和基层民众都很满意,而且得到了中央军委和中组部的支持,因为那里打造成了红色教育基地和国防教育基地。根据黄丘山区的资源情况,可以陆续打造成为多个教育基地:一是红色旅游和爱国教育基地,因为那里的八路军115师运河支队革命根据地。二是国防教育基地,因为那里不仅有历史的正义战争,而且还有当代的驻军和军事设施,更重要的是,还有六十年代建设的富有特色的国防坑道。三是传统文化教育基地,因为那里的民俗文化丰富多彩、遗产众多。四是青少年科普教育基地,因为那里生态条件较好,可在地质学、林果学、花卉学、昆虫学等学科作文章,建一些有特色的自然生态博物馆,把青少年引入到科学的殿堂。比如利用植物学和昆虫学的知识,可以在黄区山区建设蝴蝶泉、蝴蝶谷、蝴蝶馆等。

四、黄邱矿区生态恢复与美丽乡村建设实践

(一)区位分析

黄邱矿区位于鲁苏交界处,临近几个相对较大的商业圈。距离两汉文化之都徐州约40公里;距离江北水乡、运河古城台儿庄约20公里;距离江苏省邳州市约40公里;距离枣庄市市中约40公里;距离微山湖约22公里;距离贾汪区约7公里(见图9)。其所处位置既受鲁文化的影响,又受两汉文化的渗透,另外,还受到运河文化的熏陶。可以说,该地既处于各大商业圈的中心,又处于各个文化圈的中心,到达各处都很便利。笔者曾与2015年参与到黄邱山区美丽乡村建设,通过与国内同类乡村相比,黄邱山区集古村、古河道、古文物、古文化、古民俗为一体,具有极大的旅游开发前景,随着时代主题的变化,“退矿还林”才是黄邱矿区发展的正途。

图9 黄邱矿区区位分析

(二)整体规划

根据规划用地特点,将其划分为七大分区(见图10):

①景区接待区:这里是进入黄邱山套的入口,东西两座山峰形成了天然的通道,未来可将其打造成山门,接待中心可建设在穆寨山废弃的矿坑处,以达到修复的目的。

②生态修复区:这里的山脉因受到采矿影响遭到了破坏,影响了黄邱山套的美观,未来需要进行山体修复,并根据破坏后的山体状况设计一些景点。

③民宿区:这里保留了几处有特色的自然村,如邢庄、鹿家荒村、黑山西村等,并且有红云寺遗址、国防山洞等,具备开发民宿的良好条件。

④农业展示区:这里有桃园、油菜花、山楂树等农产,未来可开发生态旅游,亦可举办一些大型农业展会。

⑤野营区:这里环境保护的较好,可引入野营、野炊、集装箱旅店等项目,充分利用自然环境打造乡村野游项目。

⑥军事体验区:这里靠近军营且有大量废弃的国防坑洞,可结合运河支队抗战的史实建设爱国基地和军事文化体验中心。

⑦商业开发区:此处村子较多,且距离城镇较近。未来可开发商业,设计一些民俗风情街、农产交易市场等以拉动地方经济。

图10 矿区功能划分

(三)自然环境及道路

黄邱矿区以山地丘陵为主,自然植被以柏树、柿树、槐树、银杏等耐干旱植被为主。该地有着悠久的农业种植史,辖区内栽培大量桃树、山楂树、玉米、棉花等农作物。山区有两条主要混凝土公路,其他地点以山路为主。这些乡间道路乘早了乡村发展的“足迹”,将在规划中被保留(见图11)。

图11 规划区自然环境及道路

(四)景观配置

黄邱矿区依照“两轴四纵一环”进行景观配置。两轴为西南——东北走向;四纵为西北——东南走向;一环为矿区外围将各轴线连接的环形轴线。沿着各轴线形成景观带,轴线相交点落在区域内重要节点上,围绕节点设置道路和景观。其中,中轴景观带为规划区主要景点分布区,由北向公里向南延伸至山顶(见图12-13)。景区自西向东遵循“由动至静,渐入佳境”的原则,具体为“玩——游——学——漫——享”。所谓“玩”,即景区西部建设以乡村为主题的游乐场和集装箱露营基地,因为此处人流车流较大适合以动为主;所谓“游”,即由游乐场向东有大片山楂园和玉米地以及众多花卉植被,这些生态景观会在规划中保留,今后作为采摘园或者农展基地;所谓“学”,即在采摘园东侧农田设置动植物标本馆、节气文化馆等科普性场馆,使人们可以了解自然和农桑;所谓“漫”,即随着景区向东延伸已逐渐远离公路,环境也更加优美僻静。在此循乡间道路设计一条以石房为主的酒吧步行街,游客可漫步于此体验乡村慢生活;最后是“享”,在景区最东侧有一处天然湖泊,这里水草丰茂环境秀丽。在此设计康疗养生中心,满足人们住宿和理疗的需要。

图12 景区轴线及节点分布

图13 景区平面设计图

(五)重要节点

1.中轴景观带

中轴景观带是规划区的核心,中轴穿过的地形由西北向东南依次为平原——坡地——山谷——山峰,地形起伏有序,中轴采用“由动至静,曲径通幽”的思路排列景点(见图14)。中轴最北端为景区入口,以当地石材砌筑大门,大门形制来源于当地房屋的外墙(见图15)景区大门上雕刻“桃花谷”,因为当地以万亩桃花林而闻名。大门西向道路交叉处设置停车场。进入入口是山楂园,因为在规划之初这里便是山楂种植区,未来将增加游客采摘环节(见图16)。穿过山楂园是鲁南地坛,地坛设计为方形基台,代表“天圆地方”。黄邱山区有着久远的土地祭祀传统,辖区内的偪阳古城建于殷商时期,有鲁南最久远的建城史。在此设计鲁南地坛,既满足了当地敬天畏地的精神需求,又可以地坛为中心开展农业推介活动(见图17)。从地坛往南是梯田景观,对现存梯田予以保留并增加植被层次(见图18)。穿过梯田向南延伸是一处山包,在此设计运河支队纪念塔,既是对视线的集中,又是对抗战英烈的缅怀(见图19)。山包下的山谷广植青松翠柏。拾级而上到达山顶是“南天门”景观(见图20),因为此处山峰是山东省和江苏省的界山,号称山东“南大门”。在民宿的设计上要把握“修旧如旧”的做法,按照传统石房建造方法进行恢复和改造。但是在内部设计上可以加入现代设计手法以满足当今人们的生活需要(见图21)。

图14 中轴景观带

图15 “桃花谷”大门

 图16 山楂采摘园

图17 鲁南地坛

 图18 梯田

图19 运河支队纪念塔

  图20 齐鲁南天门

图21 民宿设计图

2.鹿家荒村文化广场

鹿家荒村是规划范围内保存最完好的自然村,呈阶梯状向山上延伸,村内房屋主要是石头房,未来将作为乡村文化的展示基地重点打造。文化广场位于鹿家荒村村口处,这里人流量较大。在设计上采用对称式设计,尽量留出空间供村民文娱活动(见图22)。为了和村中房屋风格一致,广场建设以石材为主,地面以石材铺地,花坛镶嵌碎石块,并收集村中废弃磨盘作为花坛装饰,表现乡村特色。依附村民房屋设计文化长廊,并以灰瓦覆盖。长廊墙壁作为乡村文化的展示平台。文化广场增加绿化面积,选种广玉兰、枫树、竹子、海棠等植被(见图23-27)。

图22 文化广场平面图

图23 文化广场节点图

图24 文化广场节点图

图25 文化广场节点图

图26 文化广场节点图

五、结语

在矿区生态恢复的大背景下以及“美丽乡村”政策的引导下,以乡村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相辅相成、共同推进为出发点,将为广大乡村带来新的机遇。山东黄邱革命老区由于地理位置偏僻,一直以来只能靠山吃山发展矿业。山区粗放式的资源开采破坏了这里的生态环境和人文环境,令人心痛。近些年在地方政府的引导下,黄邱山区的矿产开发得到了控制并开始向乡村旅游的方向转型。许多废弃矿坑采用自我修复和人工修复的方法,重新覆盖植被,整个矿区也得到了合理规划并分阶段施工。尤其以鹿家荒村为试点的“美丽乡村”建设工程发挥了自然和人文优势,为矿区老村保护与开发树立了案例。但是矿区转型之路任重道远,这仍需要建设者深入实地调研当地的自然环境、人文风貌、历史文化、建设难点等现实问题,处理好矿产开发和生态保护之间的关系,使黄邱矿区可以变废为宝,成为宜居宜游的城市后花园。
(声明:本文所出现的设计图及观点均为作者原创,若需引用或就景区开发、校企合作有进一步交流欢迎联系作者邮箱:lyc100083@163.com

参考文献:

[1]刘海龙. 采矿废弃地的生态恢复与可持续景观设计[J]. 生态学报,2004,(02):323-329.

[2]杨兆平,高吉喜,杨孟,姚森. 区域生态恢复规划及其关键问题[J]. 生态学报,2016,(17):5298-5306.

[3]葛书红,王向荣. 煤矿废弃地景观再生规划与设计策略探讨[J].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04):45-53.

[4]吴钢,魏东,周政达,唐明方,付晓. 我国大型煤炭基地建设的生态恢复技术研究综述[J]. 生态学报,2014,(11):2812-2820.

[5]原天华. 浅谈美丽乡村建设模式及实施路径[J]. 江西建材,2017,(03):66-67.

[6]董正. 山东枣庄地区乡村传统民居探析[D].山东大学,2016.

[7]刘昕. 运河支队抗战纪事[J]. 档案与建设,2012,(10):31-32+39.

[8]任晓旭,蔡体久,王笑峰. 不同植被恢复模式对矿区废弃地土壤养分的影响[J].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2010,(04):151-154.

[9]周晴,孙中宇,杨龙,温美丽. 我国生态农业历史中利用植物辅助效应的实践[J]. 中国生态农业学报,2016,(12):1585-1597.

[10]米文精,刘克东,赵勇刚,郑彩霞,时朝,郝建卿,吕坤. 大同盆地盐碱地生态修复利用植物的初步选择[J].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2011,(01):49-54.

[11]肖禾,李良涛,张茜,刘美娜,宇振荣. 小尺度乡村景观生态评价及重构研究[J]. 中国生态农业学报,2013,(12):1554-1564.

[12]尹昌斌,周颖,刘利花. 我国循环农业发展理论与实践[J]. 中国生态农业学报,2013,(01):47-53.

(台庄资讯编辑)

 

  • 我的微信
  • 台儿庄,一个寻梦的地方。
  • weinxin
  • 微信赞赏码
  • 您的赞赏,必超所值!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