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活不了几年了,日本政府的道歉,何时才来?

2019年8月15日19:25:30来源:国际资讯 评论 132
摘要

74年前的今天,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但在一群人心中,这场战争远远没有结束,她们奔走世界,只为向日本政府索要一个道歉…她们被称为:慰安妇。

74年前的今天,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二次世界大战结束...

但在一群人心中,这场战争远远没有结束,她们奔走世界,只为向日本政府索要一个道歉...

她们被称为:慰安妇

2016年,在加拿大纪录片节上,有一部纪录片引起了公众的注意:《等不到的道歉》

壹 ǀ 曹奶奶

中国,盂县,北京以南250英里。

曹奶奶,在接受拍摄时,是92岁。

92岁的她,虽然裹着小脚,拄着拐杖,但身体硬朗,劈柴捡煤,都不在话下。

别看曹奶奶年纪大,生活习惯可是非常硬核。

曹奶奶爱抽烟,吸烟、点火、吐烟圈的动作,一气呵成。

走路走不动了,坐下来休息,她对着镜头说:我怎么还不早点死,对大家都好。

完了,还补了一句:操他妈的...

导演和她聊天时,她揪揪导演的手臂,又揪揪自己的手臂...

语重心长地说:你这肉老滑了,但你老了也像我这样。

关于那段历史,曹奶奶依然记得。

但她绝口不提,村里人都有听说,但都没聊过。

在曹奶奶身上,你很难看出历史留在她身上的伤痛。

只是,有时候谈话间提起这些事,曹奶奶会大发脾气。

谈及被抓走那天,父亲曾拼命救她,但被日本兵打伤,无力挽救,她会伤心抹泪...

贰 ǀ 阿德拉奶奶

菲律宾,罗哈斯。

直到丈夫死了,阿德拉都没向丈夫提起那段历史。

包括她的儿女都不知道。

她说: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因为他们会以我为耻。

每个月,阿德拉都会参加“慰安妇支持组织”的活动,参加这个活动的,都是当年被日军残害的老奶奶。

但家里人一直以为,阿德拉只是前去帮忙的旁观者。

不说,不代表遗忘。

阿德拉平时喜欢和小外孙在一起,因为忙着照顾他,就没法思考别的事。

但一到独处的时候,凶猛的往事,就会袭来。

她说:忘不了。

叁 ǀ 吉奶奶

2011年,韩国,首尔。

86岁的吉奶奶老毛病又犯了,身体疼痛难忍,她决定去找医生打止痛针。

因为吉奶奶有一件大事要做:去日本大使馆前抗议。

每周三,吉奶奶都要去参加这个抗议活动。

算上这次,刚好是活动举行的第1000次。

这个抗议活动,起始自1992年,参加抗议的主要人群,都是在二战时期受日军蹂躏的慰安妇。

她们抗议什么?

抗议日本政府拒绝承认慰安妇;

抗议日本政府歪曲历史;

抗议日本政府拒绝道歉。

她们的抗议有初步成效,在日本大使馆门口,她们放置了一座代表慰安妇雕塑。

吉奶奶,也是一名慰安妇,并且她从不避讳自己的这个身份。

13岁那年,吉奶奶还来不及和家人告别,就被日军抓到中国的哈尔滨。

她在中国待了5年,直到18岁,才迎来二战的胜利。

她本打算坐船回平壤,结果坐错了船,到了韩国的仁川。

后来又因为时局动荡,吉奶奶与家人,永远失去了联系。

乱世之中,一转身就成了永别。

最大的伤痛不仅仅是战时带来的无望,还有战后绵延了几十年的二次伤害。

2013年,日本前大阪市长桥下彻,面对媒体时,放出妄言:战时,慰安妇是必须的存在。

他说:战争中,士兵每天枪林弹雨,需要有一个休息的地方。

此言论在国际上,激起千层浪。

吉奶奶赶赴日本,抗议日本政客恬不知耻的言论。

她说:我希望停止这样的言论,并且希望日本能说出真相,就算他们不道歉,至少停止对我们的抨击。

抗议收效甚微,日本相关政客拒绝收回他的言论。

吉奶奶认为,这位政客的言论不亚于犯罪。

她说:说出这种话的人,自己有儿女吗?

除了与日本政府进行抗争,吉奶奶还要发声,让全世界的人知道她,知道“慰安妇”的存在。

近几年,吉奶奶虽然年事已高,但仍全世界到处跑,做演讲。

每演讲一次,吉奶奶都要把曾经的伤疤,揭开示众。

但吉奶奶说:其他幸存者已经很老了,所以我是剩下的唯独能做这件事的人,我能做的就是说出我们的经历,为此我会去任何我必须去的地方。

这部《等不到的道歉》2016年在加拿大纪录片节放映,刚出资源,就登上豆瓣一周口碑电影榜。

目前,豆瓣评分高达9.0。

有网友评论:镜头克制,一点都不煽情,但奶奶们的故事,让我很难平静,她们在慢慢离去,有些事情却不能忘记。

三位奶奶的人生轨迹,在纪录片的最后发生了重合:她们签下的名字,将被放在一起,运往联合国理事会。

众所周知,日本官方对待慰安妇问题的态度令人齿冷,不仅迟迟不愿道歉,甚至公然否认曾经的暴行...

为此,甚至不惜篡改历史...

1997年以前,日本的教科书仍有关于“慰安妇”的历史。

2012年,这段历史在日本教科书上已成空白。

2013年,前大阪市长桥下彻发出不当言论后,吉奶奶赶赴日本参加抗议时,被不少右翼分子辱骂。

有人说:别再说谎骗我们的钱了。

有人甚至大骂:韩国妓女,滚回去。

2017年,日本作家筒井康隆,用极其污秽的语言,鼓动日本人前往韩国的日本大使馆,对门口的慰安妇铜像,做下流的动作。

筒井康隆(资料图)

象征受害“慰安妇”的少女像。

2018年,日本代表赴中国台湾时,脚踢慰安妇铜像。

藤井实彦脚踹慰安妇铜像(联合报)

有一位奶奶说:他们要赔偿早就赔偿了,他们就是想让我们继续痛苦下去。

但这些奶奶们,为自己争取权益的斗争,一直没有停息。

在韩国,受害的奶奶们,会有成熟的NGO组织,帮她们出声、呼吁,甚至带她们进行全球范围的演讲。

在中国,也有不少的民间人士,自发组织起来,为这些奶奶奔走取证、讨回公道。

其中名声最大,付出最多的,莫过于“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第一人”:张双兵。

《等不到的道歉》里,出镜的张双兵

他用了35年,跑遍了中国的山村,寻找曾受过日军侵害的奶奶们,著成了一本书:《炮楼里的女人》。

书里详记了近80名受害老人的经历,字字滴血。

早在1992年,他带着4位中国老人远赴日本,向日本政府提起诉讼。

但这场官司打了15年,从日本地方法院,一直打到最高法院。

2007年,日方的最终判决结果是:驳回她们的诉讼请求,拒不道歉和赔偿。

2004年6月,张双兵带领中国“慰安妇”老人在日本国会举行索赔会议

虽然一直失败,但张双兵,以及勇敢站出来的老人,一直没有妥协,依然在通过各种渠道,为自己讨一个说法。

这些奶奶表示: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会继续下去。

令人欣慰的是,通过各国奶奶们的努力,“慰安妇”的历史,已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

陈亚扁(左)、黄有良(右)在日本用自己绣的“讨还血债,谢罪赔偿”的织品,向日本政府示威

2007年,美国、荷兰、加拿大作出决议:要求日本政府在慰安妇问题上谢罪,有的还要求赔偿受害者。

其中,美国国会众议院以口头表决方式,一致通过了HR121议案,以谴责日军在二战期间,强征妇女充当慰安妇的罪恶行径。

2011年,韩国的宪法法庭,判决韩国政府“违宪”,理由是:慰安妇问题未积极解决。

2013年,美国纽约州参院,通过了有关慰安妇问题的议案,指出二战期间日军强征慰安妇的行为,是反人类罪行。

在日本,也有不少知道这段历史的日本人,也在尽自己的力量,就慰安妇问题,与日本政府进行着对抗。

2002年,一位叫做松井耶依的日本老人,为慰安妇专门建了一座纪念馆:女性战争与和平资料馆。

可无论反抗的声音如何响亮,日本政府就是充耳不闻,继续抵毁这些曾经被迫害的老人。

年轻时的松井耶依(日本女性战争与和平资料馆供图)

然而,这些老人的生活,并不灰暗...

比如,吉奶奶一辈子没结婚,领养了一个小男孩。

当时条件艰苦,吉奶奶依然保证儿子有牛肉和白米饭吃。

吉奶奶用自己的光芒,给了儿子全部的爱。

吉奶奶说:别人的小孩成了我的责任,我得教育他,我得让他上大学,读研究生,即便不是亲生的。

有人问吉奶奶:如果能投胎转世,你想当什么?

她说:我还是想做一个女人,我想做别人家的宝贝女儿,嫁到一户好人家,有自己的家庭。

比如,历过苦难的韦绍兰老人说:这个世界真好,吃野东西都要留着这条命来看。

在《等不到的道歉》中,吉奶奶唱了一首歌:

就算狂风暴雨,就算要放弃,我都会屹立不倒,要像岩石那样活着,最终我们活出了自由...

在中国纪录片《二十二》中,韦绍兰老人也唱过一首歌:天上下雨路又滑,自己跌倒自己爬,自己忧愁自己解,自流眼泪自抹干...

2018年,张双兵调查过的127位慰安妇老人,全部离世。

2019年,在《二十二》中出镜的韦绍兰老人,离世。

纪录片中的22位老人,现仅有5位活着。

在《等不到的道歉》里,曹奶奶和阿德拉奶奶也已相继去世。这些受害的奶奶,直到去世,也没能听到日本官方的道歉。

无论是中国、韩国还是菲律宾,亲历过这段历史的老人们,在慢慢离开...

吉奶奶说:如果我们都死了,他们向谁去道歉?请趁我们还在的时候做出道歉。

吉奶奶说:70多年过去了,我从没像正常人一样活过一天,如果你们道歉了,这个伤口会消失吗?不会的,伤疤还会在,不过我的心会得到治愈。

邓玉民:2014年6月19日下午4时10分在家中逝世(摄影:黄一鸣)

黄有良:2017年8月12日晚,陵水黎族自治县英州镇田仔乡乙堆村去世,终年90岁(摄影:黄一鸣)

谭亚栋:2010年9月病逝(摄影:黄一鸣)

今天是8月15日,看起来平常的一天,但又是极不平常的日子...

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这场战争早已结束。

但对于这些老人来说,战争并未结束,痛苦绵延几十年,延续至今...

她们中的一些人,依然害怕与人亲密接触。

她们中的一些人,已经被这个秘密折磨一生,无法解脱。

她们中的一些人,因此丧失了生育能力、劳动能力,无法再组建家庭,最后孑然一生。

她们中的一些人,一辈子没有经济收入,得依靠别人的怜惜和资助度日。

在中国沈阳进行演讲时,吉奶奶说了这段话:我试图去忘记,但那些被拷打、被监禁的记忆,又都会回来,真正的解放来了,但我的身体还没有被解放。

说实话,与这些老人所遭受的深重苦难相比,一句道歉太轻了...

即便如此,就是这么轻飘飘的一句“对不起”,日本政府也不愿说出口...

  • 我的微信
  • 台儿庄,一个寻梦的地方。
  • weinxin
  • 微信赞赏码
  • 您的赞赏,必超所值!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