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血战台儿庄》的拍摄前后

2019年5月29日04:56:49 评论 91

上个世纪80年代,由广西电影制片厂、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公司联合出品的宽银幕彩色故事片一经上映,立即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影片的纪实色彩、惨烈悲壮的场面,给人们的心灵带来了深深的震撼。今年时值《血战台儿庄》电影开拍25周年,再回头,细细品味那情那景,又别有一番滋味。

1938年,台儿庄发生了一场血战

        中国的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全民的抗日战争,是以巨大牺牲为代价换来胜利的一场伟大战争,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做出了卓越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台儿庄大战是抗战初期国民党军队在正面战场上取得的第一次重大胜利,它在中国抗战史上、在中华民族御侮史上都占有极其重要的历史地位,它开辟了当时正面战场胜利之先河,鼓舞了中华民族的士气,使中国人民从中看到了光明的前途。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短短八个月时间,北平、天津、张家口、太原等大中城市先后落入敌手,上海、南京、杭州等广大沪宁杭地区也先后陷敌。日军随后派大军沿津浦铁路南北并进,企图消灭集结在徐州地区的中国军队战略集团,夺取津浦路,控制陇海线,直捣武汉,彻底消灭中国的军事主力。台儿庄位于津浦铁路台枣(庄)支线及潍徐公路的交叉点上,扼大运河之咽喉,为徐州东北之门户,北连津浦路,南接陇海线,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所以中日双方势必浴血争夺。

为粉碎日军的这一侵略阴谋,蒋介石急调李宗仁坐镇徐州,同时调集了庞炳勋、张自忠、孙连仲、汤恩伯、王铭章等各路大军十万人齐集鲁南,孙连仲部担任台儿庄的防御,命汤恩伯第二十军团的两个军让开津浦线,诱敌深入,待日军进攻台儿庄时协同孙部围而歼之。为确保攻占台儿庄,日寇动用了号召“铁军”的坂垣征四朗的第五师团和矶谷廉介的第十师团共三万余人,从数量上来说,中国军队占优势,但由于中国军队当时的武器特别落后,所以,总的来说,仍是敌强我弱。

1938年3月,台儿庄大战正式打响,日军依靠飞机、重炮、坦克的配合,发起了一次又一次地猛攻,飞机在台儿庄城上空盘旋俯冲轰炸,台儿庄城火光冲天,硝烟弥漫,爆炸之声震天撼地,我军阵地每日落炮弹达七八千发之多,台儿庄城内顿时弹如雨下,整个庄内房屋倒塌,尸横满野。由于当时中国军队的武器特别落后,有的士兵所持的长枪还是前清时期的武器,有的士兵手里只有一把大刀,日军的优良武器,坦克、飞机、大炮对我军造成了很大威胁,在武器装备特别悬殊的情况下,所有官兵面对强敌,毫不畏惧。怀着必死的决心,视死如归,奋勇杀敌。一寸国土一寸血肉,一名士兵在坦克接近时跃出战壕,猛力拉响身上的十几颗手榴弹,以自己年轻的生命捍卫了神圣的国土。负责守卫台儿庄北门的186团1营,在北门外与日军展开了白刃战,打退日军的多次进攻。1营是新兵,入伍才半年,几乎全牺牲在北门。守卫小北门的181团3营官兵也全部牺牲殆尽。185团2营营长颜省吾肠子被炸出,他一手挽肠一手指挥战半,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壮烈殉国。7连连长徐远泰在向日军扫射时,不幸腹部中弹,他同时拉响了两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在台儿庄战役中,中国的空军也赶来支援,空军副大队长何信,率领14架飞机,迎战日机17架,灭敌机八架,在胜利返航时遭到24架敌机围截,何信在胸中六弹、油尽弹绝的情况下,架机撞向敌机,壮烈牺牲,年仅26岁。

虽然中国守军拼死抵抗,但由于日军武器特别优良,被日军数次冲入庄内,并占领庄内大半,庄内守军不惜一切代价,发挥大刀的威力,与不断增援的日军在庄内展开了近战、巷战、夜战、肉搏战,与攻入城内的日军一个院落一个院落的反复争压,一条街道一条街道的多次拉锯,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台儿庄城东南新关帝庙内,几天几夜未合眼的池峰城将军,一边吐血,一边指挥战斗,经过几昼夜的连续作战,三十一师伤亡惨重,4个团长已牺牲3位,12个营长也牺牲10名,士兵也大多战死。池峰城仍命令守城官兵坚守不退,下令炸掉唯一的退路运河浮桥,破釜沉舟,与日军背水一战。并组织了57人敢死队,分路插入敌人侧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入敌阵,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冲杀,终于收回了城西北角阵地,而我57人敢死队,仅存13人。

4月3日,蒋介石亲赴徐州。4月6日李宗仁赶到台儿庄附近亲自指挥孙连仲、汤恩伯两军南北合围,进行全线反击,肃清城内残敌。骄横狂妄,不可一世的日本侵略军,在台儿庄饱尝了中国人民的铁拳后,不得不仓惶溃逃。经过16天逐街逐巷,逐房逐楼的殊死搏斗,终于取得了举世闻名的台儿庄大捷。整个台儿庄大战,击毙日军11984人,俘虏719人。中国守军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三万将士为国捐躯。

周恩来同志曾高度评价台儿庄战役,这一战役的胜利,虽然在一个地方,但它的意义却在影响战斗全部,影响全国,影响敌人,影响世界。后又说:“李宗仁先生一生做了两件大事,一件是回国,一件是台儿庄战役。”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说:“每个月打一个较大的胜仗,如象平型关、台儿庄一类的,就能大大地沮丧敌人的精神,振起我军的士气,号召世界的声援。”

再现血战,唤醒沉睡的记忆

        在台儿庄大战胜利40周年的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提出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尊重历史,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等思想,深得社会各界的赞赏。在纪念抗战胜利40周年的1985年,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抗日纪念馆第一次展出了正面战场部分。同年8月25日的《人民日报》也刊载了《台儿庄光照人间》的文章。也就是这一年的一天,导演杨光远读到了两位年轻的编剧田军和费林军写的剧本《血战台儿庄》,当时剧本已刊登在《八一电影》杂志上3年了,却一直无人问津。在伪满洲国出生,对抗日题材有着浓厚兴趣的杨光远当即找到他们,发出了合作的邀请。杨光远同两个编剧对剧本进行了历时两个月的修改,当时杨光远提出了一条后来对影片产生重大影响的意见:要真实反映那段历史,主要人物是李宗仁。剧本修改的完成,来自李宗仁故乡的广西电影制片厂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们用当时3000元高价买走了剧本,并邀请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导演杨光远来出任他们的导演。

影片开拍之前,恰逢80高龄的荷兰著名纪录片大师伊文斯访华,67年前,当台儿庄大战接近尾声时,伊文斯和爱泼斯坦等外国战地记者来到台儿庄并拍摄下了珍贵的纪录片《四万万人民》,主创人员找到了伊文斯,详细地听取了伊文斯当时拍摄记录片的情景,使主创人员对《血战台儿庄》电影的开拍有了更为明确的拍摄想法和具体清晰的创作思路。

1986年4月,拍摄剧组开进了台儿庄,那时,48年过去了,悠悠的运河水依然无声地悄悄流淌。当年不足十平方公里的台儿庄城寨,在日本侵略军飞机、重炮、坦克反复轰炸和冲击下,中国军队不畏强敌,誓死抵抗。敌我双方轮番肉搏,反复厮杀,血战16天。这座古运河岸边的美丽小城,房无完房,墙无完墙,一片焦土,尺横遍野,血流盈池,城内手榴弹木柄碎片厚达三寸,运河里,日军的铁盔塞断了水流,战后的台儿庄是“三千人家十里街,连日烽火化尘埃。”但是历经战争磨难的台儿庄在死灰中萌发出新生的嫩芽,借着改革开放的春风蓬蓬勃勃地发展起来了。悠悠的运河水流淌去了曾经的血腥,在依依垂柳的掩映下愈发显得清澈,加之远离大都市的热闹和喧嚣,曲桥石亭,绿柳青松和阵阵悠美的鸽哨更是给小城增添了清新明快、卓尔不群的风情。而战争也给这个小城留下了抹不去的烙印。大战遗址清真古寺院内的南北墙上依然弹痕斑斑,院内的两棵高大柏树,一棵已枯死,另一棵依然虬枝劲展,树干弹孔密布,弹片犹存。城东南新关帝庙,曾是当年城区失守过半时,第31师师长池峰城的指挥所,当时他一边吐血,一边坚持指挥战斗,并向全师官兵下达了城存与存、城亡与亡的死命令,并下令炸掉唯一的退路运河浮桥,破釜沉舟,背水一战。还有当时守城我军与攻入城内的日军一个院落一个院落的反复争夺,一条街道一条街道的多次拉锯的巷战的见证的老街道、老中和堂等。当时遭受台儿庄飞机、大炮和坦克重创的台儿庄大北门(中正门),当时已不复存在,为了再现当时战争的场景,剧组在原址上又建起了一段城墙和中正门。

影片正式开拍时,台儿庄城区可谓万人空巷,许多人赶到拍摄现场去瞧热闹,在那个电视还不怎么普及的年代,能在自己的家乡亲眼看到拍摄电影的场景,无疑是令人感到稀奇和兴奋的事情。当年战争幸存下来的老人们,用他们青筋突起的老手,指点着什么什么地方当时是什么现状,而留给他们最深刻回忆的,一是当时战争的惨烈、悲壮。作为两国军队武力的残酷争斗和两个民族意志的顽强较量,台儿庄大战异乎寻常的惨烈。另一个回忆就是当年日军的暴行,当时战争最激烈时,日军曾向我军施放毒瓦斯,战后日军仓惶北逃时,不仅留下了万余具尸体,还留下了烧杀淫掠、暴殓天物的罪证,许多家庭遭受了灭顶之灾。战争的创伤,留给老辈人和后代的是永久的痛。

在拍摄的过程中,需要有成百上千的尸体铺成的血路的镜头,需要有人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几个小时,不是军人拍不了这个镜头,为此,剧组借用军队800多人,化好妆,依次或叠压、或分散地趴在地上。在拍摄时,由于当时定好出演122师师长王铭章的演员突然因故不能演了,导演翟俊杰亲自上场,扮演王铭章。虽然史料记载王铭章师长是在城池失守时被敌人乱枪打死的,但为了更好地表现人物形象,导演设计了他开枪自杀殉国、宁死不降的场景。翟俊杰在演出时,还加入了自己设计的小动作,在就义之前,王铭章点燃了一支烟,表现出王铭章对敌人的蔑视和虽败犹荣的英雄气概。

促进两岸关系的使者

        难能可贵的,影片是真实地反映那段历史,从总指挥李宗仁到营长,所有重要人物都是真实的,只有部分小人物虚构。著名影评人陈宝光在点评影片的人物塑造时说:对蒋介石没有丑化,而是依据抗战初期的历史,把握住了“抗日将领”的基调;对李宗仁的塑造也成功刻画了他临危不惧、运筹帷幄的大将风度。由于共产党客观对待历史的决心,由于祖国大陆对海峡对岸的感情,影片的拍摄在当时异乎寻常的顺利,没有遇到任何麻烦。影片拍摄完成之后,顺利地通过了电影局的审查。1987年3月,在全国政协六届六次会议上,一委员促成了电影《血战台儿庄》的公映。影片尊重史实、正视历史的态度,受到了各界人士的赞赏,这部影片在当时所带来的震撼,丝毫不亚于今天的任何一部好莱坞战争巨片。史诗般的主题,油画般的包彩,《血战台儿庄》堪称中国第一部具有巨片意识的军事题材电影。当年的参战将士及其亲属观看了影片后,激动之心无法言表,台儿庄大战时第31师师长池峰城的妻儿,更是激动万分。池峰城因后来打过内战,没有得到积极评价,而影片客观公正地反映了他当时抗战的英雄事迹。香港也很快上演了此片,在香港上映的时候,李宗仁的公子专程从美国赶回来观看,当时已经定居香港的王铭章的夫人也亲自到场,他们看过影片之后深受感动。香港新大陆公司的台商王宇钦先生看后,便将此片录了下来,1987年,在“卢沟桥事变”50周年之际,王宇钦将影片录像带带回台湾自己的公司放映,恰被在同一栋楼办公的蒋孝勇先生得知,他连看两遍后,认为有必要送给蒋经国先生观看。于是1987年6月,蒋经国先生指示俞国华、李焕等观看并写出报告,对共产党客观评价国民党在抗战中的作用达到共识,遂重视研究改善两岸关系的途径,于是1987年11月2日起,允许台湾人民来大陆探亲。

可以说,这部影片中在当时产生的反响和震撼是空前的,获得了第十届百花最佳影片奖、国家优秀影片奖、第七届金鸡奖最佳影片奖提名、中国反法西斯战争优秀影片奖……获得多项大奖的《血战台儿庄》,在艺术成就上达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军事影片的高峰。(沈庆敏)

(古城台儿庄网社教部编辑)

 

  • 我的微信
  • 台儿庄,一个寻梦的地方。
  • weinxin
  • 微信赞赏码
  • 您的赞赏,必超所值!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