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中国水乡新民宿”:台儿庄中隐李家大院

2019年3月30日11:26:58 评论 219

台儿庄李家大院是一墙隔开境界一体的两座小院。

李家大院位于台儿庄东顺路东侧顺河街,一千一百平方米,十余间客房,是台儿庄古城在乡野间的别院。

院外细细想象伟人“喜看稻粟千层浪”诗句,水中蛙鸣、树上蝉燥、运河湿地与南侧不到三百米的运河,鸡打鸣PASS了手机丁零零,于自然醒中清风与稻香与鸟鸣应是一缕绿色的早餐。

 

稻行是水乡间的暖香,李家大院是汉涛先生的怀亲诗,院子是他的亲人,乡土是她的亲人,父亲母亲是他的乡愁。这座大院恭伏土地,与汉涛仰望星空,留住乡村,乡愁做了小小藕塘的肥料,在一个个丰满肥硕的日子,游人不舍离开。

   平房和院墙是诗的骨骼,汉涛是它们的精气神,在台儿庄古城东门外客栈丛生之地,大院有了文脉筋骨,是一首乡土诗,是一束清香朴素的荠菜花,是清热温补的薄荷。

    汉涛先生是一位成功的商人,将自家的老院改造,骨子里是鲁南民居——出新的平房,引入徽派的白墙黛瓦,而不是打破建造,在外墙全部为白色;屋檐则是挂上瓦;一堵墙,妆上头饰,是扁平组织像是优化过的马头墙。又兼苏州园林元素,高树、假山、细流(压水井替代,别具一格)、藕塘。这是一首繁杂而不燥心不芜乱的中国民宿风。

他曾经是一位验光师、一位师从“葛体”首创者葛体善的书法家,职业的手痒以及精准的眼光,以及一种布道之心(结束语讲),为留住乡情看见摸得见乡村慰藉乡愁而配上一副眼镜,写上一幅青草、稻香的行为书法。

 

 院外是前台,节省了一间客房。院内有二间客房大的地方却做了书画室。客来有板凳,茶水,休息、解渴、放心、收心,简洁若诗。“李家大院”四字是他写的,三十多年的书法功底,竟然不肯落款,“大家题有些过了,我写了不落款才舒服,像是一位乡村退休教师曾经是带过美术课写的才好。”诗的质朴率意。

影门墙后藏着一间客房,像是核桃躲在圆圆的绿叶之中。这是一棵碧绿的核桃树,他坚决不刨,“有树的房间多好。”树南紧靠一面墙,雨水顺着落下,回到家,回到地漏。他锯去小枝丫,枝干无伤——像老人理过发一样。老人与房间屋顶留有空隙,听风听雨,看绿油油的核桃灯笼,房间内壁是层石磊磊的二维半画,像是临一面山崖下核桃树的庇佑。

凡是看过的客人说就是它了,所以需要预定。一对情侣,核桃树是外祖母;若是老人,与核桃树多么像一块淋风避雨的朋友;是小孩,梦中会爬至树上;若是诗人,诗歌的每一个字句都是绿色食品,乡野的馈赠。

旧、绿、妥贴、自然是李家大院的底色。

树与花是大院永恒的吐故内新者,不仅仅是光合作用,清芬、诗意、乡情、植物的温和、石器的中正——于人的品行有良好影响。

一面院墙将院子一分为二,墙是白墙,圆月门,墙是起伏的大跨度圆弧。里院、外院是诗歌的两个篇章、或者曲的上下阙、小令的两个蹦蹦跳跳的脚。花与树是内院的主题(房间内的布置显然可以想见很少提及了)。矗立的棕榈是碧玉剑,几十把蒲扇招徕东西南北风。树原来是院中故物,不再移植,就让他站在窗外作安保吧。冬天的花腊梅,秋菊,夏日的金银花,不解风情的迎春花,于蓝天下的白墙黛瓦,于风澹月白之际,三五平方米之上的草地有人赏月,压水井是院子的活水,压力注为汪塘,第一阶梯承接它的是三座依次缩小的粗砂缸。

一排草绿色的连椅,一盘石磨,一盘压地石,一支金银花,草绿色的书包、草绿色的铝水壶,一辆绿皮火车,青葱的岁月,青涩的女子,青青的酸酸的初恋,怀旧抑或愁思。那连椅的故事:并做倾谈的男男女女,打盹晒暖的老者,一只猫的乐园。石磨咬碎了千万颗小麦稻米,喂饱了亿万胃壁褶皱。那金银花是苦命的女子,枝叶做了菜窝窝,花朵泡了鲜茶。三座假山石是院子的镇尺,是汉涛先生写书的灵物。

大院不大,宜小坐,宜品茶,宜文朋诗友八九人,宜画家三五人,宜抚琴者一人,听众十余人而化为一也。粗砂缸五七座,雪后飞升即是毛茸茸的飞碟。浮萍十余片,汪塘小,英语里是little的意思,小儿可怜,有“宁馨儿”的味道。

小桥二三十厘米宽阔,下是汪塘,过桥是房间。平房改造坚持大动小不动原则,有回廊,有书法作品展示。水泥钢筋厚重却也安全。有人应声名参观,汉涛先生不拒绝,有茶水,不吸烟(他说绿树若是生气就会死去)。“好东西是学不走的,如听物理化学定理,不是谁都能够考上九十分的,有组合,有化用,因地制宜,找准自己的特色方为上策。”

看来,汉涛先生是“乡村哲学家”哩。




  李家大院的美在一砖一瓦、一木一石上,美在朴素,美在适宜。东西两个小院内,小桥、流水、睡莲、游鱼等到处可见。有仿明酸枝柃棂月窗,通天夹扇菱花窗,栅条窗、雕花窗、双启大格窗等。处处别有洞天,西院那一株30多年龄的桂花,十月前后金风必然唱着桂花遍地香。

 西院有一棵枝繁叶茂的茶花树,花如同点点红灯笼,给冬日小院子平添了许多生机和艳丽,还有那两株高过房檐的棕榈树更让大院彰显出来江南韵味。

 

大院,大美。各美自美,方为共美。不苛责,不忘求,不徐不燥。他是设计师,他指导建筑队怎么怎么做,反复演示,刷漆,装窗棂子,他自得其乐,找古建队——工程量小,索性试着做一回。汉涛先生是成功的,他的民宿是中国风的,是“最美中国水乡新民宿”。

周一至周五选择一二天打理一下,剩下的日子交给其他人。这里有他小时候的时光,他爱家恋家的乡愁,为安慰每一位旅人来到这里即是回家,他于两地间往返,修改细枝末节。我们才得以聆听那秋日村子里老树喜鹊、雄鸡晨曦报晓,和那稻花香里说丰年的蛙声中入眠。

汉涛先生的父辈祖父辈是台儿庄古镇布道者。宿命难违,汉涛于不自觉自觉之中是拂祛乡愁的布道者。无论是宗教还是乡情,李家大院是他宗教般的乡情,宗教般的咏唱诗。(时培京    2018年3月28日)

                                                                                                                 (古城台儿庄网社教部编辑)


  • 我的微信
  • 台儿庄,一个寻梦的地方。
  • weinxin
  • 微信赞赏码
  • 您的赞赏,必超所值!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