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静台儿庄

2019年5月22日04:43:42 评论 226
摘要

光粼粼,河水盈盈。夜宿台儿庄,大运河的千年古道,光影温静,五颜六色,像蝶变而来的东方丽人,在等待一个千年约定。

温静台儿庄


(济南市 郭光明)


 

波光粼粼,河水盈盈。夜宿台儿庄,大运河的千年古道,光影温静,五颜六色,像蝶变而来的东方丽人,在等待一个千年约定。


我,就像赴约而来的新郎,内心激动,充满激情,想要揭开东方丽人的红盖头,却发现,所到之处,每一个人,每一棵树,每一条船,每一座房舍,都是安静的,若无其事,仿佛,穿越历史长河,聆听月亮私语,桨橹吟唱。


这是一个怎样的惊喜呢?


比如“台”,高于周边地势谓之台。此处古代,不但地势低洼,而且承水、茅茨两河纵横其中,每逢雨季,两河泛滥,一片汪洋。于是,当地先人筑起高高的平台,避水免灾,朱台、金台、凤凰台……都是当地先人择地遗址,远近有名。


比如“庄”,乡人聚而集之谓之庄。自以为,此地称“庄”,农耕文化的产地,固本,保守,望守田园,顺天应命,曾是鄫子国旧地。殊不知,此间地域,十四华里的内河,一十八小汪塘,和江南一样水灵。那天傍晚,泛舟大运河,两岸纱灯,一河渔火,十里灯影,千年桨声,氤氲,朦胧,恍如梦中。


比如“水城”的石板街、石板路、石拱桥。自以为,天下水城,都是因水而生、因水而兴、因水而美,大体雷同,相似于周庄、乌镇、丽江古城。不曾想,千年运河孕出的古城,都是水在城中、城在水中的的运河文化体现。那天傍晚,行走其间,石板街红飞翠舞,石板路熙来攘往,石板桥纵重横叠。而脚下,船来舟往,小桥,流水,竹巷,浓墨淡染,胜似江南。


总之,此凡种种,台儿庄人新时代的智慧和创造,出乎意料,却也在意料之中。


此前,台儿庄的风貌,都是我图片的风景,记忆中的想象。


前年四月初,自宿迁骆马湖回,途经枣庄,特意拐了个弯,却无法停留,与台儿庄擦肩而过时,坐在行驶的车子里,拍下几张照片。


那一次,我是台儿庄的匆匆过客。


而今晚,我从照片中走来,台儿庄水城,是我记忆海洋里浮起的岛屿。小桥流水,曲栏回廊,仿古客栈,现代宾馆,券门花墙,台庄公馆,西式酒店,灯舫华星,万盏霓虹,美若衲田花海,滟滟随波,争奇斗艳,如梦幻,似仙境,光影弥漫。放眼过去,光影神韵,无缝连缀,全部打开,宛如与花同舞,华贵而温柔。


此刻,灯非花,花非灯,夜深更愈明。凭栏所望,老屋,旧房,竹巷,粉墙,黛瓦,古城墙,连同浩渺的烟波,南墙根下的茸茸青苔,像晓月铺陈,似睡莲萌动,韵而别致,娇艳,寂寥,浪漫,可谓眉飞色舞。


光影中,我看见了台儿庄的历史厚度和硬度。


八十一年前的血肉之躯、血色烟火,打破不可战胜的神话。


人工凿出的河流,见证什么是“永恒”。


置身于此,心,为此震动了许久!


然而,夜宿台儿庄,我却做了运河的“逃避者”。


虽然,初中的历史课本上,大运河的由来、存在、价值、作用,等等,做过详细的叙述,知道它开凿年代最早,里程最长,使命感最强,与万里长城一样,令世人瞩目。但是,从未沿着古人足迹,或从北向南,或从南向北,实地踏访过。


眼下,运河虽然近在咫尺,但走出水城,黑夜,就像一条密密实实大麻袋,把枣庄的的经纬坐标统统装进不说,还扎紧袋口,如此一来,只好退而却步,将对历史的追思,投向宽阔深远的河道,隐约出的模糊轮廓,独立,遗世,是历史的舞台,岁月的化石。


夜深了,客栈的灯,亮如白昼。用古码头、古驳岸、古河道下酒,楚风盈盈。


一沉醒来,天地澄明。

                                                                                                               (古城台儿庄网社教部编辑)


  • 我的微信
  • 台儿庄,一个寻梦的地方。
  • weinxin
  • 微信赞赏码
  • 您的赞赏,必超所值!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