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楫摇曳古城

2019年5月21日04:35:27 评论 173
摘要

与台儿庄古城结缘,是我一生的骄傲,这还得感谢儿子。当年儿子研究生毕业,考取了三个地方,一是国家林业局森防中心(沈阳),一想脑海里便是整天大雪纷飞,零下三四十度的样子,想想都觉得冷,没去;二是莱州市政府办,繁杂的政务工作,吸引力大减;三是台儿庄林业局,学以致用,在导师的推荐下,来了台儿庄。人老了,儿子的家在哪,我的家就在哪。

舟楫摇曳古城

(刘开)

台儿庄古城结缘,是我一生的骄傲,这还得感谢儿子。当年儿子研究生毕业,考取了三个地方,一是国家林业局森防中心(沈阳),一想脑海里便是整天大雪纷飞,零下三四十度的样子,想想都觉得冷,没去;二是莱州市政府办,繁杂的政务工作,吸引力大减;三是台儿庄林业局,学以致用,在导师的推荐下,来了台儿庄。人老了,儿子的家在哪,我的家就在哪。 

2012年秋天,我第一次游古城,就被古城里的游船所吸引,因为我对木船太有感情了,是养船的世家。古城里的游船太像黄河口的刀鱼船了,那长度、那宽度太相似,只是拆掉了船篷,而刀鱼船不带篷,带篷会影响捕鱼。月河里打捞垃圾的小船,倒十分逼真黄河口的刀鱼船。

   古城“水陆通衢”大牌坊两侧,有楹联一副:“岸柳河桥,要平分邗水二分明月;桨声灯影,岂独让秦淮十里清歌”。连接十八汪塘的水路,也不比秦淮河逊色。把古都南京秦淮河比作大家闺秀,台儿庄古城便像是偏安一隅的小家碧玉,透着满怀心事清婉的美。今年四月十三日,儿子、儿媳给我订了去南京的旅游团,我和老伴领略了秦淮河的夜景,品尝了夫子庙街的小吃。回来后和古城作一番比较,大有大的好处,小有小的特色,老伴儿感慨道:“还是咱古城好。”两座巍峨的水门——“平波”、“安澜”,是古城平安祥和的基调。

记得第一次坐游船,船妹子的服务态度特别好。坐船游古城,体现了一个“慢”字,两边的风景,不光看在了眼里,还有“咀嚼”的时间。人们的谈话,打断了我的思路,游人问船妹子:“划桨、撑船累不累?”我又犯了个“好为人师”的错误,说道:“我们现在坐的船,准确地说叫摇船,船妹子摇的那叫‘橹’,划的桨是固定在船的两边的那种工具,黄河口人叫‘棹’,也有地方叫‘楫’。需要两把,前边一块稍宽的木板,连接一截木棍,船工两手同时划,使船行走,好似鸭子的两只蹼爪。撑船不用橹,不用桨,用一根长竹竿或杉木杆。”船妹子笑着说:“大爷讲得真好!”船上的人们一下子眼光都冲向了我,老伴拍了一下我的胳膊,嗔怪地说:“就你懂!”船上的人们都笑了。

坐船比坐车好,坐车有颠震的感觉。坐船,特别是古城里的游船,有坐在摇椅里的感觉,再配上美好的心情,惬意极了。

   小桥流水,篷船橹桨,石阶木楼,鲁语舟歌。秀气粘人,在齐鲁别无复制。夜晚的汪塘,波光拥挤,妙歌悠闲。窄窄的水道,太适合摇橹,而不适合划桨,如果两条划桨的船相遇,会船也是很麻烦的。夜已深,摇了一天的船妹子碎影而归,“八”字形的水纹,拖着长长的尾巴,橹声咿呀,轻轻地靠上了码头。如果时空转换,徐志摩一定会站在古城的石桥上,看那摇曳的水影,朦胧的灯火,重新构思另一首《再别康桥》。

(古城台儿庄网社教部编辑)


  • 我的微信
  • 台儿庄,一个寻梦的地方。
  • weinxin
  • 微信赞赏码
  • 您的赞赏,必超所值!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