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作品028】庆建国70周年可爱的台儿庄征文-饥饿从梦中惊醒

2019年4月15日11:31:13 评论 217
摘要

饥饿就像一场恶梦,那痛苦的影子,还时常会在父亲的梦中摇曳。父辈的苦,就是被饥饿吓怕了。伴随着的,应该还有寒冷,其实就是贫穷。哪像现在,冬天有暖气,夏天有空调。到处都是世外桃源,人们的心情四季如春,比神仙还要逍遥自在。

饥饿从梦中惊醒


(文/贺承德)

谨以此文,向建国70周年的伟大成就献礼!

       我是在改革开放的前一年出生的,1977年是我的标签。父亲是在开国大典的前三个月出生的,1949年是他的印记。


       过去,在清明或春节前,都是父亲去上坟。一把火,几张纸,寄托着对先人的无限哀思。最近几年,父亲把这神圣的任务交到了我的手上。无论何时,我们都不能忘记,要在心上告慰先人的在天之灵。


       在白庙村前的菜园里,有我们家的一座祖坟。那是我爷爷的爷爷的墓地。听长辈们讲,我们的老家以前并不在这里,是从贺敬之的故乡(贺窑村)搬来的。


       人类不是候鸟,为何还要迁移呢?当然还是为了谋生。旧中国,农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吃也吃不饱,穿也穿不暖,忍饥受冻的。正巧,我爷爷的奶奶,她的娘家是地主,在赵庄村。赵庄村和白庙村紧挨着,比白庙村还要小。那时候,白庙村好像只有四五十口人家。再小的地主,家里也有农田,要吃能吃饱,要穿能穿暖,不会忍饥受冻的。一咬牙,一跺脚,一大家子人就握紧拳头投奔亲戚来了。先人来到白庙村,安家落户,要草房有草房,要土地有土地。连村前的那口水井,都是我们老贺家的。现在想想,也够财大气粗的了。但我们仍然是穷人。穷人就决不能再欺负穷人,所以祖上还算霸气,但不霸道。一个村子,地主毕竟只是少数,绝大多数都是穷人。穷人是土地的奴隶,汗流得多,泪流得也多。赵庄村的地主姓赵,白庙村的地主不是姓白,而是姓王。富裕的人越少,穷苦的人就越多。反之,穷苦的人越少,富裕的人就越多。还是共同富裕好!


       贺敬之伯父曾与丁毅合作,主笔歌剧《白毛女》。剧本堪称旧中国普遍社会的缩影。人们缺少温暖的阳光和慈祥的食物。旧社会把人逼成了鬼,新中国把鬼变成了人。有一部电影,它的名字叫《人鬼情未了》。我想,人是可爱的,鬼是可怕的。还有比鬼更可怕的吗?那恐怕就是人不人、鬼不鬼的了!


       父亲七十岁了,喜欢喝酒,有时夜里也起来喝。母亲说他是酒鬼,上辈子从酒缸里爬出来的。岁月悠悠,往事依稀。在童年的记忆里,我的爷爷也是非常喜欢喝酒的。似乎日子过得越苦,就越要有烟和酒伺候着。烟和酒比糖更有麻醉的效果,它们是粗茶淡饭的调味品。


       隆冬时节,室外漫天飞雪,冷得都能把鸟的影子吓得半死。室内炉火通红,爷爷会倒上一杯白酒,放在炉盖上加热。等到香喷喷的热气,从酒杯里飘出鲜来的时候,爷爷就会举起酒杯,美美地喝上几口。那情怀,怎一个“暖”字了得。或许,


       我不反对父亲喝酒,就像父亲不反对我喝茶一样。但我不提倡他夜里喝酒,就像他不提倡我夜里喝茶一样。相对于夜晚的睡眠质量而言,劣酒是一把尖刀,浓茶是一碗毒药。我多次劝说父亲,他总是说,养生的道理,我比你更懂。我不是三岁的孩子,他不希望我用教育小学生的语气与他交谈。终于有一次,父亲说出了心里的委屈。小时候习惯了,经常被饿醒,饿得发慌……原来如此!


       饥饿就像一场恶梦,那痛苦的影子,还时常会在父亲的梦中摇曳。父辈的苦,就是被饥饿吓怕了。伴随着的,应该还有寒冷,其实就是贫穷。哪像现在,冬天有暖气,夏天有空调。到处都是世外桃源,人们的心情四季如春,比神仙还要逍遥自在。


        这一点,中国历史是有记载的。三年的自然灾害,是指从1959年到1961年,中国出现了空现了空前绝后的粮食和副食品短缺的危机。父亲的童年,在那段饥饿交迫的岁月里,心灵倍受煎熬。可想而知,正在成长的身体,如果缺少了食物,将会怎样。现在的孩子,有黄金搭档。钙铁锌硒,缺什么就补什么。可是父亲那苦难的童年呢?缺什么,就只能用干瞪眼来弥补了。看着星星,数月亮,脑子里只有一个“饿”字,却不能当烧饼来充饥。看着月亮,数星星,越数越迷茫,最后也只能是在稀里糊涂中艰难入睡。


       父亲说,现在的生活真好,吃不愁,穿不愁,夜里还能起来喝口小酒。这也算是对痛苦的童年的一丝安慰和补偿吧!我知道父亲的诗意大于酒意,也就不再刻意阻拦。但他还是听懂了我和母亲的心情,尽量不再夜里起来喝酒。


       我是穿着摞补丁的开裆裤长大的。我吃过炒豆饼,就是用来喂猪的那种食物。当然现在的豆饼,连猪也不吃了。猪也成了宠物。狗吃狗粮,猪吃猪粮。和人类一样,它们也都拥有了自己独特的“营养快线”。这样看来,新生活的猪和狗,比旧生活的穷人还要体面和尊贵。


       当然,我没有享受过父亲儿时吃甘薯叶和吃榆钱叶来充饥的经历,就像父亲没有走过红军爬雪山、过草地、吃腰带的经历一样。日子越过越甜,我们的苦不及父辈的万分之一。他们倔强的白发可以作证,他们深邃的皱纹可以作证。而我们拿什么来证明自己所谓的苦呢?啤酒肚吗?像个孕妇,里面藏着高血压、高血糖和高血脂等富贵病。即使是这些,也不足以与缺油少盐相媲美。


       站在富裕的地平线上,回眸贫穷的日记,我们仍要学会吃苦。古人云:“静以修身,俭以养德。”在节俭中吃苦,这不是吃亏的买卖,而是享受的行当。


       父亲说,夜里睡不着觉,是小时候饿醒的。叫我怎能不说,新生活,你好!点赞,是用情不自禁的材料,在美梦里树立起来的,一座大挴指般的丰碑。

【作者简介】贺承德,笔名明我以德,山东枣庄人,人民教师一枚,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中文系,中国诗歌报首届诗词班学员,《台儿庄古城报》专栏作家,台儿庄诗词联赋协会副秘书长,作品发表于《台儿庄古城报》《教师博览》《诚信山东》《山东诗歌》《山东教育》《江西教育》《齐鲁文学》《班主任之友》《中国诗歌报》《中华福苑诗典》《雪魂》《家乡》《运河》《台儿庄周讯》《枣庄晚报》《华夏诗文》《中国小诗苑》《中华贺氏》《中国现代诗人》等报刊杂志和诗歌选集。他认为,在多情善感的心田上,播撒文学的种子,是一种生活的惬意。

                                                                                                              (古城台儿庄网社教部编辑)


  • 我的微信
  • 台儿庄,一个寻梦的地方。
  • weinxin
  • 微信赞赏码
  • 您的赞赏,必超所值!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