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作品019】庆建国70周年可爱的台儿庄征文大赛-鞋

2019年4月1日11:24:35 评论 271

( 湖北省   浠水甘泉)

       读小学的时候,正是八十年代初,班上大多数同学穿的是一块多一双的拖鞋。班上第一个穿凉鞋的同学是二狗,大伙可羡慕了,要知道胶凉鞋的价格可是两块多,足足是拖鞋的两倍。当时的凉鞋,颜色大都是灰黑色的硬胶,穿着磨脚,很不舒服,却丝毫阻挡不了我对胶凉鞋的向往。我把这个想法和父亲说了,父亲笑笑说:“这双拖鞋还能穿呢,等穿坏了,一定给你买一双凉鞋。”家里的情况我也知道,我瞄了一眼父亲脚上那双露出脚趾头的老解放鞋,懂事地点了点头。

       上学的路上要经过一条小河,拖鞋在水里又松又滑,很容易被流水冲走。有一回,寿生穿着拖鞋过河,拖鞋被水冲走了,怎么也追不回来,回家挨了一顿骂。也许是怕被父母责骂,也许是心疼自己的鞋被冲走,我们学聪明了,下河总是光着脚,一手揪起裤脚,一手提着拖鞋过河。那天放学后,我照常提着拖鞋过河,那个时候正是夏天,踩着软绵绵的沙子过河,感觉凉凉的,很舒服。突然,我感到脚底一阵剧痛,后面的同学也发觉不对劲,指着红了一大片的河水大叫;“血……血……出血了……”我忍着剧痛走上岸,在岸边干农活的大伯闻声走过来,赶紧把随身带的烟丝按到我的小脚丫上,才慢慢的止了血。

       回家后,父亲劈头盖脸就是一巴掌,厉声问道:“为什么不穿鞋?现在知道痛了吧!”我捂着火辣辣发痛的脸,呜咽着说:“我怕鞋被水冲走,过河就不穿鞋……以后我过河会穿鞋的……”父亲的眼眶瞬间变得通红,我连忙问:“爸,你眼睛怎么了?”他赶紧拿手去擦,硬咽着说:“没事,眼睛进沙子了”。过几天,父亲就到集上给我买了一双凉鞋。穿上新凉鞋,我着实是高兴了好一阵,感觉走路都带风。下河也不用担心鞋被冲走,或者担心光脚踩到玻璃。

       有战靴助力,体育课跑步,我第一次跑了第一,心里别提多高兴。俗话说得好,“乐极生悲”。可能是跑步太用力的缘故吧,下课后,我发现我的凉鞋鞋带断了。前几天,堂哥爬树把新衣服挂了一个洞,还被大伯批了一顿呢。凉鞋买回来没几天就坏了,父亲会不会骂我呢?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到家,发现父亲干农活还没有回,我灵机一动,我为什么不自己把凉鞋补一下,这样父亲说不定还会表扬我呢。补凉鞋我见父亲补过,用烧热的钢锯片把鞋的胶融化,再迅速把鞋带断裂的部分按紧,等胶冷却凝固,鞋就补好了。不过,这很讲究技巧,补得不好,鞋很容易又坏掉。煮饭的时候,我把钢锯片放到火炭那里烧,不一会,钢锯片就烧得通红了。看着红得发烫,冒着白烟的钢锯片,我心里紧张得扑通扑通乱跳,被它烫一下,少说也会掉一大块皮的。我学着父亲的样子,把鞋带断裂的部分重合起来,然后把钢锯片压到鞋带上面,也许是由于太紧张的缘故,也许是动作不够熟练,也许是钢锯片温度过高,没有掌握好火候,鞋没有补好,手却被钢锯片烫掉了一大块皮,我痛得跳了起来,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晚上,我也不敢和家里人说。还是父亲察觉到我手上的异样,他是一个严厉的人,厉声问:“你的手怎么了?”妈妈跑过来一看我的手烫伤了,赶紧去拿牙膏帮我涂。我支支吾吾的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父亲,本以为会遭到他的一顿痛骂,谁知道他一把把我抱进怀里。我感到两滴滚烫的水珠滴在脸上,长大后,我才慢慢明白,那是父亲心疼的泪水。

       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第二天一大早,心灵手巧的父亲就把鞋补好了,我又穿着凉鞋高高兴兴上学去。

       改革开放以来,鞋的款式越来越多,越来越漂亮,穿起来也越来越柔软舒服。家里的鞋柜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鞋,鞋也是穿旧了就扔,很少有人再补了。

       现在,儿子班上的同学穿的鞋子都是李宁,阿迪达斯,安踏,耐克等牌子货,动辄几百上千,他也想买一双名牌的鞋子。我和他说起我小时候的故事,他睁大眼睛不敢相信,深有感触地说:“多亏了改革开放,我们才能过上幸福的生活。今天的幸福来之不易,我一定要好好珍惜,继续发扬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

                                                                                                               (古城台儿庄网社教部编辑)


  • 我的微信
  • 台儿庄,一个寻梦的地方。
  • weinxin
  • 微信赞赏码
  • 您的赞赏,必超所值!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